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尾声

    自杀或他杀?

    金田一耕助在刑部岛上滞留两个礼拜后,终于在昭和四十二年七月十四日离开该岛。离开的前一晚,越智龙平设宴款待他。

    席间,越智龙平意气风发地谈起他要把刑部岛建设成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观光小岛,后来两人谈着谈着,话题又回到这次的事件上。

    “对了,金田一先生,神社的那场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真的失火?还是有人故意纵火呢?”

    金田一耕助想了一会儿才说。

    “这很难说,因为那人晚上人们来来往往、穿梭其间,很有可能是无心酿成火灾,但我也不排除是有人故意纵火。”

    “如果有人故意纵火,那么会是谁呢?”

    “应该是吉太郎吧?”

    “阿吉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一开始便和御寮人串通好了?”

    “下,我不这么认为。虽然巴御寮人和吉太郎在好几件凶案中的确是共犯,但最特别的是,他们并不是事前商量好的共犯,而是巴御寮人经常在失控的情况下犯下凶案,吉太郎只好为她做善后工作。也就是说,他们的犯案并非是有计划性的,因此那场火灾我也不认为是经过共同商讨后才发生的。”

    “阿吉当时为什么要放火?”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场火灾的发生导致一个结果……”

    “你是指……”

    “你还记不记得那套蓑衣、蓑帽的事?”

    “当然记得呀!那时我们还苦苦追查蓑衣、蓑帽究竟是干的还是湿的呢!”

    “嗯,根据阿勇的证词,那套蓑衣、蓑帽在火灾发生前就已经是湿的了,因此吉太郎穿上那套雨具灭火时,应该也感觉到雨具是湿的,只不过他当时压根儿没想到这件事有什么特殊意义。直到七日早上,他在隐亡谷发现片帆的尸体,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蓑衣、蓑帽为什么会湿的原因了。”

    听到这里,越智龙平不禁微微地打了个冷颤。

    “吉太郎从这件事推测出谁杀了神主和片帆,而他也有所觉悟,要是再发生状况,他会先杀死御寮人,然后再自杀。”

    金田一耕助说到这儿,全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唉!我到现在一想起地底宫殿的那一幕,还是忍不住直打哆嗦。真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生还……”

    “是啊!当时阿吉还说要把我们全都杀了。”

    越智龙平想到这儿也心有余悸,但他很快便镇定心神说:

    “不过,金田一先生,这件事情的落幕方式非常奇怪,大家都传说巴御寮人是跳水自杀的。”

    闻言,金田一耕助难过地摇摇头说:

    “越智先生,你相信巴御寮人真的跳水自杀了吗?”

    “金田一先生,难道你还有别的看法?”

    “不,她跳水是事实,但她是依自己的意志跳水?还是……”

    “还是什么?”

    “被他人推下水。”

    “难到你怀疑巴御寮人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是的,从她的生活方式来推断,我不认为她是个轻生的女人。”

    “那么你认为是谁杀了巴御寮人呢?”

    “我首先想到的是‘锚屋’的老板,因为他有很强烈的杀人动机。巴御寮人做的这些事,已经让刑部家族蒙羞,他有可能会想要亲自‘清理门户’。”

    “说的也是。”

    “但是他这个老人哪儿来的气力呢?尤其在他饱受挫折之后,早就形同废人一般,连走路都不稳了。”

    “你的意思是另有他人?”

    “嗯,我接着考虑的人是村长,因为他有足够的体力来杀害巴御寮人,不过他缺乏缜密的思考能力,要是让他找到巴御寮人,一定会二话不说地将她交到警方手中。所以,最后剩下的人便是……”

    “是谁?”

    “越智龙平先生——你!”

    金田一耕助这句话一出口,令人窒息的沉默立刻充塞在他们两人之间。

    过了好一会儿,越智龙平放下正要送食物入口的筷子,微笑说道:

    “你说的未免太离谱了!如果她真的死在我的手中,那么请问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呢?”

    “九日傍晚,你一个人从千叠敷那边的入口进来红莲洞的地底宫殿,而且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当时并没有人看守‘星光大殿’。”

    “嗯,然后呢?”

    越智龙平的双眼紧盯着金田一耕助的脸。

    “你在‘星光大殿’里遇上正准备离开的巴御寮人,这时,巴御寮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是呀!你说,巴御寮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越智龙平反问金田一耕助。

    “她大概会直接扑向你的怀抱吧!或许她想说服你带她远走高飞,这个时候,你却堵住她的嘴……对了,就是用戴着皮手套的手堵住她的嘴。”

    越智龙平放下手中的筷子,就像正在看一头奇怪的动物那般,仔细凝视着金田一耕助,而金田一耕助仍继续说:

    “我猜,当时已御寮人一定是拼命地咬住你的手指头,因此你左手的食指才会到现在还贴着绊创膏。”

    听到这里,越智龙平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左手,相反的,他还把左手放在灯光下欣赏一番。

    “她咬得越紧,你就捂得更紧,最后她连叫都叫不出来,便软绵绵地倒在你的怀里。”

    金田一耕助停顿了一下,一脸悲伤地摇摇头说:

    “当时你对她的感情已经超越你们之间的爱情了,虽然你因为她的无知而心疼,却也不愿意将她交由警方处置,因此你才会在闷死她之后,把她从千叠敷上面扔下去。”

    过了半晌,越智龙平喃喃自语道:

    “金田一先生,你的想像力未免也太丰富了。”

    “不,我只是一个不断追求真理的修行者罢了。”

    “是吗?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把这些看法、推论反应给矶川警官知道?”

    “不。”

    “为什么?”

    “这座小岛上已经有太多丑闻了,我实在不需要再落井下石。因此,我只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永远不要让别人发现巴御寮人的尸体。”

    永远的秘密

    第二天,金田一耕助拿到应得的报酬之后,便整装离开刑部岛。

    或许是上苍怜悯他的祈求,巴御寮人的遗体至今都没有被人发现。

    那外表似菩萨、内心如夜叉的巴御寮人,除了留下一把木梳子之外,彻底地从这个世上消失踪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