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大坏蛋自杀

    恶魔和少女

    金田一耕助、御子柴进和警方好不容易才追查到“蜡面博士”的行踪,却因为一时大意,不仅让“蜡面博士”脱逃,就连高杉明美也再度落入他的魔掌。

    面对这种结果,金田一耕助感到相当自责。

    但是对新日报社的侦探小子——御子柴进而言,情况并没有那么糟。

    原本御子柴进以为金田一耕助已经惨遭毒手,万万没想到他仍好端端地活在世上,因此他感到十分欣慰。

    山崎总编也一再地安慰金田一耕助,期望他再接再厉,早日将“蜡面博士”绳之以法。

    经过这次失败的打击,金田一耕助更加认清“蜡面博士”狡猾的一面,胸中不禁燃起旺盛的斗志。

    另一方面,“蜡面博士”再次摇走高杉明美之后,接下来的目标是“猎户座三姊妹”。

    最近日比谷的东都剧场有三个少女受到东京青少年的热烈欢迎,她们分别是十四岁的月号、十三岁的雪子和十二岁的花子。

    这三名少女长得像法国洋娃娃一般可爱,她们不仅能歌会舞,而且很会演戏,因此在东京迅速窜红。

    “猎户座三妹妹”除了吸引青少年的目光,成为当红青春偶像之外,时下的成年人也非常喜欢她们。

    大象一定都知道在群星闪烁的天空中有一个猪户座,而猎户座有三原最美、最明亮的星星。

    月子、雪子和花子三妹妹宛如猎户座那三原闪烁的星星一般,既美丽又大方,可说是名副其实的“猎户座三妹妹”。

    十月十日——

    东都剧场今天晚上盛况空前,“猎户座三姊妹”——月子、雪子和花子坐在演员休息室的一角,聚精会神地准备着。

    “月子姊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今天晚上的气氛怪怪的。”

    最小的妹妹——花子一脸担心地说。

    “花子,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月子一面对着镜子化妆,一面纳闷地反问道。

    “妹妹,你有没有注意到演员休息室外面有五、六名警察走来走去?刚才我出去看一下观众席,发现席上也有许多警察……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

    “对呀!我也觉得很奇怪。”

    一旁的雪子应声附和道。

    “难道今天晚上会有坏人在这里出现吗?”

    警方为了不吓到这三位可爱的少女,并未对她们提起“蜡面博士”的预言,因此她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蜡面博士”的下一个目标。

    月子听了雪子的活,皱着眉头说:

    “唉呀!你们真是庸人自扰!”

    说完,她还摸摸两个妹妹的头,柔声安慰道;

    “这些事情根本与我们无关,让警察们去操心好了,何况表演就快开始了,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今天晚上我们要表演新节目,必须投注全到心力在表演上!”

    就在月子鼓励两个妹妹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诡异的人走进休息室说道:

    “晚安!”

    (啊!是“蜡面博士”……)

    “真讨厌!干嘛故意装扮成这副模样来吓人……请你不要随便乱开玩笑好不好?”

    月子非常镇定,并义正词严地数落站在他们眼前的“蜡面博士”。

    “蜡面博士”哈哈大笑着说:

    “怎么样?月子,你看我这身打扮和报上刊登的‘蜡面博士’像不像?”

    “蜡面博士”说完,还故意在“猎户座三妹妹”的面前一跛一跛地来回走着。

    “是啊!的确非常像,教人看了觉得很恶心。不过你并不是真正的‘蜡面博士’,而是杉浦先生吧?”

    雪子战战就地确认道。

    “哎呀!被你识破了!没错,我就是杉捕三郎,瞧!”

    装扮成“蜡面博士”的男子脱掉帽子、撕下面具之后,对着“猎户座三姊妹”笑一笑。

    花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说:

    “啊!果然是杉捕先生……不过你打扮得真像,我还以为你是真正的‘错面博士’呢!可是,即使我已经知道你是假的‘蜡面博士’,还是会有点害怕。”

    雪子接着说:

    “杉油先生,拜托你在舞台上千万别这样吓人,搞不好我告被你吓昏在舞台上呢!”

    这位假扮“蜡面博士”的杉浦三郎是东都剧场当红的小生。

    话说回来,为什么杉浦三郎要打扮成“蜡面博士”的模样呢?

    原因是东都剧场今晚临时更换戏码,准备上演一出新回笼剧“恶魔与少女”,而这个恶魔当然就是目前最令大家提心吊胆的“蜡面博士”喽!

    这山歌舞剧中的“蜡面博士”由当红小生——杉浦三郎饰演,内容是演“蜡面博士”诱拐少女们,打算将她们制成一尊尊的蜡像。

    可是“蜡面博士”的计划并未成功,最后还被这三位少女抓住,将他绳之以法。

    “猎户座三妹妹”中以雪子最胆小,所以杉浦三郎特别喜欢逗她。

    “你叫我别吓人?可是我所扮演的‘蜡面博士’就是要让观众吓被阻明……雪子,你真漂亮,哈哈……”

    杉浦三郎故意用长长的假指甲碰融雪子的下巴。

    “讨厌啦!吓死人了!”

    雪子急忙躲开他的魔掌,吓得到处逃窜。

    “杉浦先生,你闹够了吧!这些动作请你等一下再到舞台上发挥好吗?雪子,你也真是的,不过是在演戏嘛……”

    正当月子板起脸孔提底他们两人注意自己的举止时,开幕的铃声刚好响起。

    “哈哈哈!雪子,真不好意思,我保证这些吓人的动作只会在舞台上出现。”

    扮演“蜡面博士”的杉捕三郎离开“猎户座三妹妹”的休息室之后,来到光线昏暗的后台。

    杉浦三郎听见有人在叫唤他。

    “咦?是谁在叫我?”

    他朝堆放大型道具的后台里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杉浦,我在这里,请你过来一下。”

    叫唤杉境三郎的声音好象是从道具树附近传出来的。

    “是松峡先生吗?”

    杉境三郎以为是这出歌舞剧的作者——松崎先生在叫他,因此放松戒心走向那棵道具树。

    直到他看见一位跟自己装扮得一模一样的“蜡面博士”出现在眼前,而且对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枪时,不禁瞪大双眼。

    杉浦三郎很想开口说话,却因为惊吓过度,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哈哈哈……你待在这里实在很碍事,所以我只好暂时请你在这儿小睡一会儿喽!”

    “蜡面博士”用手枪抵住杉浦三郎的鼻尖,下一秒钟,手枪里吹出一团雾气,杉浦三郎瞬间感到一阵天族地转。便躺在地上睡着了。

    忠于原著

    金田一耕助和侦探小子——御子柴进坐在最靠近舞台的二楼包厢里,两人从刚才就一直目不暗地盯着舞台。

    “金田一先生,听说‘猎户三座妹妹’今天演出的‘恶魔与少女’中的恶魔,就是影射‘蜡面博士’。她们这么做会不会激怒‘蜡面博士’,更想把她们三个制成蜡像呢?”

    “嗯,我也很担心这一点,不过有等等力警官在那里看守着,剧场四周也部署不少的警力,应该不会发生意外状况才对。”

    “唉!最好是这样……”

    等等力警官和大批警早已经乔装成观众,分散在剧场的四周严密戒备,只不过御子柴进不知道罢了。

    不一会儿,开幕的铃声响起,舞台上的布幕随着乐音缓缓升起,第一幕上演的是——“蜡像翩翩起舞”。

    当变成蜡像的少女跳完如梦如幻的舞蹈时,微暗的舞台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舞台布置成银座的夜世界,正面搭起一个大型广告塔。

    在这一幕里面,“猎户座三妹妹”饰演三位卖花姑娘。

    她们跳完一段舞蹈后,接着上演一段强调“蜡面博士”的出现,找得人心惶惶的剧情,舞台上三位卖花姑娘互相提醒对方要提高警觉,免得被“蜡面博士”抓去制成蜡像。

    “鸣……哈哈!哈哈……”

    这时候,一阵可怕的笑声从广告塔里传出来。

    “啊!那是什么声音?”

    “好可怕哦!”

    “是谁?”

    三个卖花姑娘惊讶万分地问道。

    “哈哈!多可爱的少女呀!我就是你们刚才在谈论的‘蜡面博士’,哈……哈哈!”

    “什么?你是‘蜡面博士’……”

    “救命呀!”

    卖花姑娘顿时吓得紧紧抱在一块儿。

    紧接着,舞台上的广告塔突然从中裂成两半,只见“蜡面博士”从里面缓缓走出来。

    御子柴进坐在二楼包厢里,当他一看到出现在舞台上的“蜡面博士”,立刻不安地问道:

    “金田一先生,他会不会是正牌的‘蜡面博士’?”

    “你在说什么假话!如果那个人是正牌的‘蜡面博士’,‘猎户座三姊妹’早就吓得演不下去了,阿进,这只是在演戏……不过,这个演员还真有演戏的天份,你瞧他那张脸,就跟真的‘蜡面博士’一模一样哩!”

    金田一耕助频频赞叹道。

    舞台上的“猎户座三妹妹”不知道杉浦三郎早已被真正的“蜡面博士”取代,她们仍然按照剧本演出,配合乐团的音乐跳起“恶魔与少女”捉迷藏的舞步。

    经过一阵追逐之后,三位少女陆续被“蜡面博士”抓住,且被迫服了安眠药睡着了。

    “金田一先生。她们是真的眼下安眠药吗?”

    御子柴进看着舞台上的表演,手掌不停地冒出冷汗。

    “哈哈哈!河进,你看得太入迷了,这些都只是在演戏啊!”

    金田一耕助从头到尾部认为这只是一出歌舞剧。

    不久,“蜡面博士”对着空中打暗号,只见舞台上方降下一个装满各种鲜花的热汽球,然后“蜡面博士”将三位卖花姑娘抱进热汽球的篮子里。

    “哈哈……”

    “蜡面博士”一边发出可怕的笑声,一边往出嘲弄的表情对观众们一鞠躬,然后爬进篮子里。

    就这样,载着四个人的热汽球线缓地升向舞台上空。

    等到整个热汽球都看不见之后,襄台上的灯光立刻变暗;直到灯光再度亮起时,舞台上的场景已经转换到“蜡面博士”的房间。

    这幕场景让人恍若置身在一座城堡里,舞台上弥漫着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中央摆了一个煮赌的大锅子,准备上演“蜡面博士”将三位卖花姑娘制成蜡像的情节,不过他的计划并没有成功。

    这时,先前升到舞台上空的热汽球应该要降下来,成为舞台场景的一部分,乐团为了再现现场的恐怖气氛,刻意演奏出诡异的音乐配合,可是等了许久,热汽球始终没有降到舞台上。

    后台的工作人员查不出哪里出错,每个人都紧张得不知所措,观众们也觉得不太对劲,纷纷开始交头接耳,整座剧场顿时笼罩在不安的气氛中。

    突然间,奔台正面的门打开了,“蜡面博士”步履蹒跚地从里面走出来。

    这个“蜡面博士”是由杉浦三郎所扮演,只见他两眼无神地看了看四周说道:

    “‘蜡面博士’……啊!‘蜡面博士’在什么地方?”

    杉浦三郎一边摇着头发,一边喃喃自语着。

    金天一耕助和御子柴进见状,臀部仿佛被人刺了一针,迅速从椅子上跳起来。

    “‘蜡面博士’?这是怎……怎么回事?”

    金田一耕助一紧张,说话就会变得有点口吃。

    “我在后台被‘蜡面博士’……用麻醉枪……”

    观众们一听到杉浦三郎说的话,立刻没命地尖叫出声,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争先恐后地逃离东都剧场。

    刹那间,整个东部剧场陷入空前未有的大混乱。

    “侦探小子,快来!”

    金田一耕的一边大叫,一边卷起衣裤。只见他跳上挂在舞台一端的审幕,像鞭子一般着带幕滑到舞台上。

    御子柴过跟着金田一耕助滑到舞台上,同一时间,等等力警官和部署在剧场中的警员们也种情激动地冲上舞台。

    “喂!你是说刚才出现在舞台上的‘蜡面博士’并不是你扮演的?”

    “那个‘蜡面博士’不是我扮演的……刚才我一直在后台昏睡,什么都不知道,我……”

    杉浦三郎的眼神迷蒙,摇摇晃晃地猛抓自己的头发。

    “可恶!”

    等等力警官咬牙切齿地怒吼一声后,立即吹哨子召集其他警员,下令所有人严密监控东都剧场的四周。

    “金田一先生,我们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或许还有挽救的机会这次就算‘蜡面博士’有通天的本领,我们也要将他逮住。”

    尽管等等力警官表现得非常有自信,可是奸诈,狡猾的“蜡面博士”真的那么容易就被抓住吗?

    从他公然在警方面前指定“猎户座三妹妹”来看,他是不是早就做好逃脱的准备呢?

    御子柴进一颗心怦怦地跳着,紧紧跟在金田一耕助和等等力警官身后前往二校的演员休息室搜查。

    就在这时,剧场的上空突站传来一声巨响。

    “啊!警官,不得了!是直升机……”

    一名警员面无血色地喊道。

    “直升机?”

    他们三人立即跑到二楼的窗口指头看去,只见一架直升机掠过日比谷的上空,直升机下方的绳索正吊着刚才那个热汽球的篮子。

    “蜡面博士”果真按照剧本上所写,在掳走三位可爱的少女之后便逃向空中……

    大胆留言

    当天晚上,东京再度陷入一场史无前例的混乱中。

    好奇的民众一面抬头现着吊着奇怪东西的直升机,一面从电视和收音机临时插播的报导,得知“蜡面博士”已经掳走“猎户座三妹妹”逃逸无踪的消息,每个人都吓得要命。

    当金田一耕动看见“蜡面博士”乘着直升机逃走时,立刻拨电话到新日报社请求出动“新日报号”直升机追踪“蜡面博士”。

    可是他得到的回应竟是:

    “金田一先生,很抱歉,这次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了。”

    “为什么?”

    “因为有人开走我们的直升机,难道是‘蜡面博士’?”

    “什、什么……你说什么?”

    这个消息对金田一耕助来说宛若晴天霹雳。

    “蜡面博士”不仅公然从警方和他的眼前掳走“猎户座三姊妹”,如今又大胆地利用“新日报社”的直升机逃离作案现场。

    (当“蜡面博士”站在舞台上看着自己坐在二楼包厢欣赏歌舞剧表演时,一定忍不住捧腹大笑……)

    一想到这里,金田一耕助更是一肚子火。

    另外,警政署这边也不敢松懈,上级长官在听了等等力警官的报告之后,立到派出直升机追踪“新日报号”的下落。

    不过,载着“蜡面博士”和“猎户座三姊妹”的“新日报号”已经朝西边飞远了,虽然今晚月光皎洁,但由于距离太远,目前仍看不见那架直升机的行踪。

    就在这时,警方接获小田急沿线的稻田登户传来的报告,说有人发现一组可疑的直升机降落在山里。

    于是等等力警官、金田一耕助和御子柴进等人急忙驱车赶往那个地方,果然在深山里发现“新日报号”的踪迹,只可惜“蜡面博士”和“猎户座三妹妹”已经不在直升机上。

    根据附近居民提供的消息显示:当直升机降落到山里没多久,便有一辆汽车快速地朝川崎的方向开去,但由于视线不良,他们看不清楚车上究竟坐了多少人。

    由这种情形来看,“蜡面博士”可能一开始就在山里准备一辆车子,等到直升机一降落,立刻搭上那辆车子逃逸。

    尽管警方掌握了“蜡面博士”朝川崎逃亡的线索,但是他们的行动始终比“蜡面博士”晚一步。

    如果“蜡面博士”得知警政署和“新日报社”的人又要匆匆忙忙地赶回东京的话,八成会笑排大牙的。

    老奸巨猾的“蜡面博士”竟然将所有人耍得团团转。

    “混帐!‘蜡面博士’这个可恶的家伙……”

    正当金田一耕助气得直跺脚时,御子柴过从直升机驾驶座的座位上捡起一张纸。

    “金田一先生!我找到一张纸。”

    “什么?”

    “这是‘蜡面博士’写的字条。”

    “‘蜡面博士’写的字条?”

    金田一耕助大吃一惊,急忙从彻于染过手中接过那张字条,籍着手电筒的灯光来着字系上的内容:

    多谢你们今天借给我这么便利的工具——升机,使我得以顺利逃脱警方的追缉行动,特在此奉还。谨致

    山崎总编

    金田一耕助

    蜡面博士

    金田一耕助看完字条之后,立刻大骂一声:

    “混帐!”

    自制录音带

    金田一耕助再度被“蜡面博士”摆了一道,尽管他感到气愤难当,心里却更加坚定破案的决心。

    隔天,他提了一个公事包前往“新日报社”,并将御子柴进则进山崎总编的办公室。

    “山崎,我要暂销声匿迹两、三天。”

    “销声匿迹两、三天一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不,这次我打算跟‘蜡面博士’一决胜负。”

    “一决胜负?莫非你已经知道‘蜡面博士’是谁了?”

    “嗯,我大概已经猜到七、八成了。”

    山崎总编和御子柴进一脸讶异地看着金田一耕助。

    “是真的吗?”

    “嗯,在我诈死的那段期间,已经仔细调查过‘蜡面博士’的秘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告诉警官呢?”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只是现在还不能明说……何况,‘蜡面博士’虽然做了许多令人闻之丧胆的事情,但是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杀人,那些被他拿来制成蜡像的尸体也都是从医院里偷出来的。”

    “嗯,你说的对。”

    山崎总编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现在尽量采取稳扎稳打的策略。从整个情势来看,‘蜡面博士’还不至于动手杀人,因此只要给我两、三的时间,我一定能让‘蜡面博士’现出原形。”

    “既然如此,就照你的方法去做吧,不过你自己要小心一点,毕竟‘蜡面博士’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喂,这一点我会注意,对了,侦探小子,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金田一先生,您请说。”

    “如果有人打电话到‘新日报社’找我,不论对方是谁,你都得装出我人在这里的样子,而且一律跟对方说:‘稍等,我请他来听电话。’即使是等等力警官打来的电话也是这样处理。”

    说完,金田一耕助将公事包交给御子柴进。

    “金田一先生,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录音机,里面已经录好我的声音;我要让对方认为我一直都持在‘新日报社’,如果事情进展顺利的话,我会主动打电话给你,所以你今天一整天都不要离开报社。山崎,我先告辞了。”

    交代完毕,金田一耕助便像一阵风似地离开“新日报社”。

    虽然御子柴进很担心金日一耕助,但还是乖乖地照他交代的话去做。

    一旦有人打电话来找金田一耕助。他就负责在话筒旁边放录音带给对方听。录音带的内容如下:

    “喂、喂,我是金田一耕助一今天我在‘新日报社’有点事无法离开,至于是为了什么事,我暂时无法告诉你,不过有今天一个晚上……哎呀!真是辛苦,哈哈哈!那么,再联络喽!”

    录音带里从头到尾都是金田一耕助在自言自语,一点也不给对方接话的机会,而且在录音带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之际,御子柴进就必须抢先挂断电话。

    那天打电话来找金田一耕助的只有等等力警官、东都日日新闻社的田代信三和田代信三的助理——古屋三个人,除此之外,御子柴进并未接到其他找金田一耕助的电话。

    原本御子柴进感到有些失望,他一直在报社等到十点左右,终于接到金田一耕助打来的电话。

    “喂,侦探小子,辛苦你啦!录音带的效果还不错吧!我已经快把‘蜡面博士’逼到无路可达的地步,你现在立刻赶到日比谷的十字路口,等等力警官现在应该已经坐在警车里等你,待会儿见。”

    挂上电话之后,御子柴进紧张得全身颤抖着。

    撕下假面具

    这里是一间天花板低垂、空间狭小的房间,里头摆了一个大锅子,竹内三造正用长长的玻璃律翻搅祸中的白蜡。

    他的脸上依田戴着那副大眼镜,因此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当竹内三选确认锅里的白蜡已经煮得差不多时,便掀开垂挂在房间角落的窗帘,往里面着去。

    “哈哈!‘猎户座三妹妹’和高杉明美都睡得十分香甜,就算现在把她们制成蜡像,她们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哈哈!”

    竹内三造说完便放下窗帘,回到锅子旁边继续搅动白蜡。

    “真奇怪,时间都这么晚了,‘蜡面博士’怎么还没来,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竹内三造话还没说完,使听见一阵引擎声逐渐往这里接近。

    没一会儿,他看见“蜡面博士”走进房里。

    原来这里就是金田一耕助被扔进大海的那艘快艇的船舱,“蜡面博士”刚才搭乘马达船来到快艇上。

    “竹内,辛苦了,蜡煮得差不多了吧?”

    “是的。”

    竹内三造简短地答道。

    “对了,那些女孩子呢?”

    “在窗帘后面静静地睡着。”

    “很好,我再过去瞧一眼……竹内,今天晚上我们要将她们四个统统制成蜡像。”

    蜡面博士一边说,一边掀起窗帘。

    就在下一秒钟,他突然大叫一声:

    “瞩!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蜡面博士”之所以吓得放声大叫,是因为他看见睡在窗帘后面的并不是高杉明美和“猎户座三妹妹”,而是竹内三造!

    “你、你……”

    当“蜡面博士”转头看问这位戴着大眼镜的男人时,顿时吓得面无血色。

    “你究竟是谁?”

    “哈哈哈!‘蜡面博士’,你不认识我了吗?我现在就让你看个仔细。”

    冒牌的竹内三造一脱掉帽子,摘下眼镜时,“蜡面博士”终于恍然大悟地说道:

    “你是金田一耕助,那么,刚才接电话的又是谁?”

    “哈哈哈!那是从录音带发出来的声音。侦探小子做得非常好,所以你跟你的手下都中计了。我今天一整天都在跟踪你的手下,追到这里之后便将他迷昏,再把四名少女带到安全的地方,然后一直在这儿等你现身。”

    “这么说来,你早就知道我是谁喽?”

    “是的,我早就知道你的身分,而且在等你醒悟,但是现在已经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蜡面博士’,你就在这里自我了断吧!我会将所有罪行都推给你的手下,并说你是被‘蜡面博士’杀死的,不会让你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金田一耕助十分诚恳地劝他,可是“蜡面博士”丝毫没有悔改之意。

    突然间,他的动作宛如一只黑豹那般敏捷,推倒金田一耕助之后,立刻从船舱冲到甲板上。

    当“蜡面博士”看见坐在快艇上守株待兔的等等力警官。御子柴进和大批的警察,才惊觉大势已去。

    等等力警官一看见“蜡面博士”,随即大声叫道:

    “‘蜡面博士’,你现在已经被警方团团包围住,我看你还是乖乖投降吧!”

    接下来,只见“蜡面博士”掏出手枪,毫不畏惧地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整个人直挺挺地倒在甲板上。

    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不一会儿,等等力警官来到快艇的甲板上,伸手剥去“蜡面博士”脸上的白蜡面具。

    刹那间,御子柴进感到一阵昏眩。

    “呵!他不是东部日日新闻的记者——田代信三吗?”

    御子柴进说的没错。

    此刻躺在甲板上的人确实是田代信三,不过他也是“蜡面博士”。

    “没错,侦探小子,‘蜡面博士’就是田代信三乔装的,不过有时候是他的助理——古屋假扮的。”

    “可是……金田一先生,田代信三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

    等等力警官也为田代信三扬到相当惋惜。

    田代信三一直希望能报导一些重大刑事案,写出精彩的独家新闻给社会大众看,由于前一阵子发生过女人被制成蜡像的命案一我想,古屋应该就是那件命案的凶手。

    田代信三在追踪报导时发现事情真相,便开始跟古屋狼狈为奸,他希望古屋继续犯案,然后由他来揭发、报导这些命案。其实,竹内三造就是古屋……唉!田代信三这种作法,真是有辱新闻记者的名声。”

    金田一耕助神色黯然地说道。

    事实上,在金田一耕助去美国旅游的这段期间,田代信三便开始自导自演地犯下许多案件,然后写出独家报导。

    尽管田代信三再聪明,仍旧敌不过大名鼎鼎的侦探——金田一耕助的智慧。

    就在金田一耕助为田代信三的作法大叹不值的时候,御子柴进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说:

    “金田一先生,新闻记者的名声并不会因此而受损,虽然新闻界的确有一些像田代信三这种不肖的记者。但是大部分记者还是相当敬业、优秀的。将来,我一定会当个所向无敌的超级新闻记者给您看!”

    说完,“侦探小子”便放声大笑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