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真相的背后

    吉祥天女像

    龙夫一回到藤子的身边后,藤子表明愿意协助金田一耕助他们追捕“夜光怪人”。只可惜显现刺青的药水已经被黑木侦探毁掉,刻在龙夫背上的刺青是不可能再出现了,因此只能藉由相机里的底片去寻找大宝库的所在地。

    糟糕的是,那卷底片已经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抢走了。

    “我不想要海盗的宝藏,只要龙夫平安回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藤子天真无邪地说着。

    尽管如此,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仍必须揪出那个可恨的“夜光怪人”。

    后来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仔细地搜索地下道,发现一只涂上夜光涂料的大狗和一位老婆婆的尸体。

    这个老婆婆就是上次古宫珠子被绑架时,负责送食物给她的人,“夜光怪人”大概怕她碍事,毫不留情地把她杀了。

    几天后,珍珠王——小田切准造来到金田一耕助的侦探事务所,他在银座百货公司的“贸易促进展览会”上,被“夜光怪人”偷走一串昂贵的珍珠项链——“人鱼之泪”。

    这时候,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刚好来到事务所和金田一耕助商讨对策,一看到助手递上小田切准造的名片,两人不禁讶异地对望着。

    “金田一先生,这或许跟‘夜光怪人’有关。”

    三津木俊助急切地说着。

    “一定是这样,小田切先生是第一个雇用黑木侦探的人……金田一先生,他为什么要雇用黑木侦探呢?我们问问他吧。”

    御子柴进的眼睛发亮地附和道。

    “嗯,先跟他见面谈谈吧!青木,把客人带来这里。”

    金田一耕助说完,助手——青木立刻沉默地退下。

    而后小田切准造在青木的带领下走进来,他的脸上满是担心的表情,但是在看到三津木俊助后,立刻露出熟悉的笑容。

    “三津木先生也在这里啊!真是太好了。你是金田一先生吗?我是小田切准造。”

    “久仰、久仰,请坐。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小田切准造担心地说:

    “是这样的……我是因为‘夜光怪人’的事情而来,我觉得他好像又把目标转向我了。”

    “什么?‘夜光怪人’……”

    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吃惊地瞪大双眼,一旁的御子柴进也定定地看着小田切准造的脸。

    小田切准造边擦着额头的汗水边说:

    “我无法确定他的目标是不是我,但是这两、三天晚上都有闪闪发亮的光芒在我家附近徘徊,会不会是‘夜光怪人’又看中我家的某样东西?”

    “你有什么会让‘夜光怪人’觎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不过‘夜光怪人’对珍贵的宝石有强烈的兴趣,他会不会又想要珍珠了?”

    “这个嘛……”

    “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拜托您。我是个孤单老人,没有妻子、儿女,一整栋大房子就只有我跟一个佣人住,但是佣人最近请假了,我很担心自己会出事,因此才想拜托你……就算是半夜,只要我打电话来,能不能请你立刻赶到我家?”

    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交换一个眼神,然后点头说:

    “最好是不要发生任何事情,万一有意外状况发生,您不用客气,尽管打电话来,我会马上赶过去。对了,您是怎么认识黑木侦探的?”

    小田切准造一听到这个问题,脸色突然一变。

    “啊!我现在才知道黑木侦探是‘夜光怪人’的部下,他是大江兰堂介绍给我的。”

    “大江兰堂?”

    “是的。大江兰堂也是个坏蛋,一开始便吹嘘自己是美国回来的富翁,我一时大意被他骗了,才会跟他来往,不久前,他拿了许多珍珠逃走了。金田一先生,我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小田切准造说完,正起身准备离去时,突然盯着桌上的东西猛瞧。

    那是一尊高约三十公分的吉祥天女像,是一柳博士的遗物。

    金田一耕助收容藤子、龙夫姊弟的时候,藤子为了答谢他,就把这尊吉祥天女像放在事务所的桌上当装饰品。

    小田切准造眼神发光地说:

    “这尊吉祥天女像是珍品啊!”

    “您喜欢古董吗?”

    “我从很久以前就对吉祥天女有很崇高的信仰。金田一先生,我想冒昧地请问你可不可以把这尊吉祥天女像让给我?”

    小田切准造的要求十分唐突,金田一耕助看着他的脸微微一笑,摇摇头说:

    “那是别人寄放在我这里的东西,我不能让给你,真是抱歉。”

    听到金田一耕助的拒绝,小田切准造一脸遗憾地拿起吉祥天女像,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之后,竟然连再见都没说一声就回去了。

    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愣愣地对望着,露出疑惑的表情。

    (小田切先生为什么那么想要这尊吉祥天女像呢?)

    当天晚上,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待得太晚,于是住在金田一耕助的事务所。到了十二点多,金田一耕助寝室里的电话铃声大作。

    他急忙拿起话筒,马上听到小田切准造颤抖的声音,不由得紧张起来。

    “喂、喂,小田切先生吗?我是金田一耕助,发生什么事了吗?”

    “金田一先生,不得了、不得了了!‘夜光怪人’……”

    “‘夜光怪人’怎么了?”

    “他正从窗户往里面看,啊!他破窗而入了……救命啊!杀人了……”“金田万先生,啊、啊!金田一先生,‘夜光怪人’……‘夜光怪人’……”

    “喂、喂,小田切先生,怎么了?‘夜光怪人’潜进你家了吗?”

    金田一耕助震惊地紧紧抓住话筒。

    “哇!”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惨叫声,同时又有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金田一耕助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差点连话筒都掉在地上。

    紧接着,话筒的另一端又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声音渐渐升高,最后变成刺耳的大笑声。

    “金田一先生,你听到刚才的惨叫声了吗?那是小田切老头临死前的声音,我一刀刺进去就把他杀了……你想知道我是谁吗?我的名字叫大江兰堂。”

    说到这里,对方咋地一声将电话挂上。

    金田一耕助茫然地呆立在原地。这时,门外传来哈哈的敲门声,原来是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闻声而来。

    “金田一先生,怎么回事?刚才的电话是谁打来的?”

    三律木俊助急促的问话声使金田一耕助回过神来。

    “啊!三津木、阿进,你们立刻准备一下,小田切先生好像出事了。”

    金田一耕助说完,马上冲出寝室,他看见助手青木、藤子和龙夫一脸担心地站在门外。

    “青木,去叫醒我们平常找的那家汽车出租公司,请他们派一辆车子过来,藤子、龙夫跟青木一起留下来看家。”

    汽车出租公司的车子很快就来了,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迅速上车,直奔小田切准造的家。

    珍珠王——小田切准造的房子非常大,现在已是深夜时分,铁门居然还开着。

    坐在车上的三人见状,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他们一下车便快速冲进铁门里,看到屋子的每扇窗户都是一片漆黑。

    “三津木,你绕到后面去看看。”

    三律木俊助小跑步绕到屋子后面,发现一间房间有灯光,且其中一扇面对院子的及地法式窗户是开着的。

    “好,我们从这里进去看看。”

    他们一起从那扇法式窗户进去,从房间内的摆设看起来像是一间书房,三面墙壁都是装满书的书架,中间的大桌子上放了一部电话。

    “啊!有电话。”

    金田一耕助快步走向拥张桌子,突然哇的一声叫起来。

    “金田一先生,怎么了?”

    “三津木,你看地板。”

    三津木俊助和御子柴进顺着金田一耕助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禁惊讶地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地板上有一滩血,旁边还有一把染血的短剑。

    “小田切先生是在打电话时,让人从后面刺杀的吗?”

    “三津木,那么……尸体在哪里呢?”

    “金田一先生,这里有拖拉东西的痕迹。”

    御子柴进大声叫着。

    他们三人仔细一看,地板上果真有拖拉重物的痕迹。

    “‘夜光怪人’到底把尸体藏到哪里去了?”

    之后,金田一耕助和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仔细找遍整栋房子,却找不到小田切准造的尸体。

    另一方面,当金田一耕助他们到达位在涩谷的小田切家时,事务所那边也发生状况。

    当时藤子和助手青木、龙夫留在事务所等候消息,突然听到客厅传来蹑手蹑脚的脚步声和翻东西的轻微声响,一伙人顿时感到十分不安。

    (小偷?)

    藤子忐忑不安地来到客厅门前,将门打开一条缝,只见里面流泻出一闪一闪的亮光,有一个人正用手电筒在翻找东西。

    藤子猛然打开门,冲进客厅里。

    “小偷……”

    藤子正想出声呼救之际,却看见“夜光怪人”全身闪着亮光,有如怪物般地矗立在漆黑的客厅中,面具下的双眼发出冷峻、阴森的光芒……

    她的舌头顿时打结,吓得说不出话来。

    “夜光怪人”低头行个礼,然后拿起桌上的吉祥天女像夹在腋下,从容地由窗户逃到外面。

    藤子仿佛被催眠一般,只能眼神涣散地目送“夜光怪人”离开。

    以往藤子就算打不过“夜光怪人”,也会极力与他周旋到底。但是今晚藤子却咬着指甲,眼睁睁地看着“夜光怪人”偷走吉祥天女像……

    寻宝

    这里是冈山县的西南部,面对徽户内海一个叫笠冈的小城。

    笠冈除了是花席(注:棉织的印花铺垫)的集散地之外,同时也是通往中部徽户内海各岛联络船的起点。

    联络船“白龙丸”是一艘三十五吨的小蒸汽船,每天在固定时间离开笠冈码头,往来于海上的各个岛屿;乘客都是这些岛屿上的住户,外地来的乘客寥寥无几。

    小田切准造失踪后的第二天,有四名外地人前来乘坐这艘“白龙丸”,其中一个是穿着和服的男子,另一个是三十五、六岁的男子,还有两个是十多岁的少年、少女,他们就是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和一柳藤子。

    船上的渔夫们一看到陌生的乘客,开始窃窃私语。

    刚开始渔夫们不好意思开口询问,过了一会儿才说:

    “对不起,访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是东京来的。”

    金田一耕助笑着回答。

    “东京来的……请问你们要去哪里?”

    “没有特别的目的地,只是想参观徽户内海的岛屿。”

    “真悠闲啊!你们四个人是一道的吗?”

    “是的。”

    金田一耕助回头看着身边三个人,突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道:

    “对了,我想请问一下,最近是否有跟我们一样从东京来的人搭这艘船去哪个岛屿?”

    “这……”

    塞满整个船舱的渔夫彼此对望着,其中一人出声问道:

    “船长,你有印象吗?”

    船长看起来大约四十岁左右,他从驾驶者舱往船舱看,说:

    “这个嘛……最近是指多久以前?”

    “这两、三天吧!”

    “这我就没印象了,最近根本没有外来客搭乘这艘船。对了,很久以前……大约半年前吧!有个来自东京的博士说要前往‘龙神岛’,他曾经措过这艘船。”

    这四个人一听到“龙神岛”,不禁面面相觑。

    金田一耕助佯装不在乎地问:

    “这艘船也去‘龙神岛’吗?”

    “怎么可能!‘龙神鸟’等于是无人岛,这艘船不会开去那里的。”

    “嗯,那要怎么样才能上‘龙神岛’呢?”

    “必须先到‘龙神岛’旁边的‘狱门岛’去找当地的船东——鬼头先生。鬼头先生在那附近有渔场,他为了预防万一,在‘龙神岛’盖一间小木屋,若遇上突发状况可以逃到‘龙神岛’去避难。刚才我提到的那位博士也是以这种方式去‘龙神岛’。”

    这时,一个在旁边听他们对话的渔夫突然探出身子说:

    “先生……我警告你们最好还是别去‘龙神岛’了。”

    “为什么?”

    “很久以前,‘龙神岛’是海盗龙神长大夫的根据地,那些海盗灭绝之后,岛上就没人居住了。可是,据说最近又有海盗在岛上活动。”

    “有海盗在岛上活动?”

    “是的,报纸上也刊登附近有海盗出没的消息,他们可排是一些流氓混混,十个或二十个人组成一个集团,不时骚扰沼岸的村庄城镇、攻击船只、抢夺钱财,就连警察都火了,开好搜查他们的藏身处。听说他们最近躲在‘龙神岛’,我警告信们最好别去那种危险的地方。”

    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御子染进和一柳藤子听到这里,脸上都出现一抹不安的神情。

    “谢谢你的警告。我们并不想去‘龙神岛’,而是要去‘狱门岛’路清水巡警要介绍信。”

    金田一耕助对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便沉默不语。

    离开笠冈两个多小时后,船长在各个岛上陆续放下乘客,但后到达“狱门岛”。

    “船长,‘龙神岛’是一座什么样的岛?”

    “你看,右手边那座就是‘龙神岛’。”

    他们往船长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海上大约四公里远的地方浮着一座褐色的小岛,金田一耕助一行人顿时看呆了。

    那是藤子的父亲不顾性命危险找到的岛屿,而且岛上某处还藏着海盗龙神长太夫的巨大宝藏。

    龙神家

    金田一耕助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由于“夜光怪人”偷走的那尊吉祥天女像里面藏着一张地图。当藤子将吉祥天女像交给金田一耕助的时候,他立刻就发现这个秘密。

    那张地图标示着“龙神岛”的位置,是面还写着:

    关于岛上详细的地图,刻在龙夫的背上。

    金田一耕助这才注意到刻在龙夫背上的地图可能只显示宝合的所在,却没有指明是位于哪一座岛屿。

    另外,龙夫背上的刺青可能也有附加一行字:如果想知道岛屿位在何处,答案就在吉祥天女像里面的地图上。

    也就是说,行事谨慎的一柳博士将地图分成两部份,必须同时取得两张地图才能找到空载。

    于是金田一耕助的心中燃起一线希望,他认为“夜光怪人”总有一天会来偷吉祥天文像,并叮咛藤子说:“到时候就让他偷走吧!”

    金田一耕助只知道“龙神岛”位在哪里,却不知道宝藏埋在岛上何处。

    目前只有“夜光怪人”知道藏匿宝藏的地方,一旦他得知“龙神岛”的位置,必定会火速前往。

    金田一耕助计划悄悄来到“龙神岛”监视“夜光怪人”,当他在挖宝的时候,趁机将他抓住。

    就这样,他们一行人来到“狱门岛”的栈桥,岛上的清水巡警正在那里迎接他们。

    “你是金田一先生吗?我是清水巡警,刚才笠冈的石英钟警局打电话说你们要来,要我好好招待各位……因此我特地来这里接你们。”

    金田一耕助在前来这里之曾,曾到笠冈管局访局长写介绍信给清水巡警。他毕竟是日本数一数二名的名侦探,局长不只乐于帮他写介绍信,甚至还打电话到岛上知会清水巡警。

    “辛苦了。”

    不久,金田一耕助他们在清水巡警的带领下走进岛上的派出所。

    清水巡警诧异地询问:

    “局长说你们想去‘龙神岛’,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想调查一点事情,希望有清这座岛上的船东——鬼头先生送我们去‘龙神岛’,你可以帮我们去跟鬼头先生说一声吗?”

    “这很容易,不过那座岛发生了一点怪事。”

    “你是指海盗在那里出没的事情吗?”

    “是的,这是其中一件。最近还有另一批人来到那座岛上,过两个集团之间经常发生纠纷,昨晚还传出激烈的枪声,连这里都听得到。”

    听到这里,金田一耕助不由得和其他人对望一眼。

    (莫非后来的这批人就是“夜光怪人”的党羽?)

    “昨天我打电话向局长报告这件事情,要求局里派一队武勇警察过来,最慢傍晚应该就会到了,他们打算今天晚上前往‘龙神岛’。这是一件很危险的工作,如果带你们去的话……”

    对金田一耕助他们而言,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因此开始期待武装警在赶紧从笠冈赶来。

    傍晚时分,一艘汽在抵达“狱门岛”,上面载着局长和十几名武装警察。

    局长眼金田一耕助打一声招呼后,开始询问清水巡警和岛上的船东——鬼头先生一些相关讯息。

    警方虽然有武装警察,但是战斗力恐怕敌不过龙神岛上那些海盗。

    那些海盗原本只有十几个人,但是最近又加人一批新人,因此要将他们一个不漏地逮捕起来,单靠这些武装警察可能不够。

    因此,鬼头先生立刻召集岛上的渔夫们,请求他们支援警方的行动,结果每个人都义不容辞地答应了。

    “龙神岛”上的海盗之前经常在沿岸骚扰,尽管渔夫们对他们很感冒,却碍于对方有武群,总是敢怒不敢言,如今有十几名武装警察要前去镇暴,他们当然愿意提供自己的一份心力。

    就这样,五十几名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分乘十艘小船,每两艘小部搭配一名警察从几处要塞登陆,其余的警察和局长一起从正面进攻“龙神岛”;金田一耕助他们则和鬼头先生措同一艘船往“龙神岛”前进。

    一切准备妥当后,正好是晚上七点,大伙借着月光展开行动。

    金田一耕助搭上准备好的船,向鬼头先生问道:

    “鬼头先生,听说‘龙神岛’原是一座无人岛,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的,岛的中央有一座‘龙神家’,原本有一个叫并秀的奇怪和尚守着‘龙神家’,可是自从海盗我身在那里之后,他就行踪不明了,大家都很担心他。”

    (“龙神家”?啊!那会不会就是埋宝藏的地方?)

    御子柴过兴奋地摩拳擦掌,他等待已久的冒险就要开始了。

    接着在局长的一声令下,十艘小船一起从“狱门岛”出发。

    突然间,“龙神岛”响起一连串的枪声,火舌跟着窜烧起来,把附近的海面照得一片通红。

    “龙神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龙神岛”之战

    “欧里思组”这个海盗集团在一个月前跑到“龙神岛”躲藏,首领是个一只脚装义肢、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眼睛用黑布罩着的男人,除了长相可怕之外,他的个性十分残忍,腕力很强。

    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的真面目,手下们都称呼他“首领”或“老板”,一看到他就像见到鬼似的。

    他现在正背对着“龙神家”,宛如猛兽一般狂吼着。

    火焰将天空照得红艳艳的,火花像雨滴般落下,不断发出啪叽啪叽的声响,还有开枪射击的怦怦声充塞整座岛屿。

    “欧里恩组”有十六个成员,他们经过昨夜到现在的激列战斗,目前只剩下六个人能够行动。现在,这六个人背对着“龙神家”围成一个半圆形,面对着躲在暗处的敌人胡乱射击。

    就像鬼头先生所说,“龙神家”位于岛中央一处略高的悬崖下面,悬崖下雕刻着龙神,在龙神的凹处有一座巨大的家。

    “龙神家”的周围叠着许多巨石,巨石之间长着细症的赤松,外因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林。此刻原始林正陷入一片火海,加上风势强劲,火苗就快延烧到“龙神家”了。

    “啊!”

    “欧里思组”又有一名成员被对方击中,发出凄惨的叫声。

    “老板,这里根本无法防守,干脆到天狗鼻再战吧!”

    “欧里思组”的首领毫不理会手下的哀号声,怒斥道:

    “鬼扯!敌人的首领就是想占领‘龙神家’,我不知道他们要它做什么,但是我们不可以这么随便就给他们,就算赢不了,我也要守在这里跟他们周旋到底。”

    首领气愤得满脸通红,汗水有如瀑布一般迷津流下。

    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紧握着手枪站在巨石上面。

    “记住,任何人都不准离开这里,如果没有我的命令就离开这里,我会亲手杀了他!”

    首领单手拄着拐杖在巨石之间移动,从他咬牙切齿的骇人模样来看,难怪手下会那么怕他。

    如今“欧里思组”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被敌人的子弹打死,一条是被延饶而来的火焰烧死;手下们因绝望而眼睛充血,拚命地胡乱开枪。

    突然间,一棵巨树被火舌吞噬,霎时洒落许多闪亮的火粉,逐渐往“欧里恩组”防守的位置倒下来。

    “啊!危险!”

    “欧里恩组”幸存的五个人马上从巨石上跳开。就在下一秒钟,燃烧中的巨树发出一声巨响,倒落在“龙神家”上面。

    首领咬牙切齿地说:

    “可恶!事到如今,大家还是先撤退到天洞鼻。”

    “遵令!”

    在首领一声令下,幸存的四人迅速离开“龙神家”,爬上后面的悬崖。

    “老板,你不一起来吗?”

    “嗯,我马上就来,你们先去准备好小艇等我。”

    “是。”

    首领向四周张望了半晌,然后迅速躲过巨石之间的大裂缝里。

    紧接着,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逐渐靠近“龙神家”,下方赫然出现五、六名粗壮的男子。

    “大哥,对方似乎放弃‘龙神家’了。”

    “唉……”

    这一组人的首领是个蒙面人物,他向四周张望着说:

    “先把那棵大树的火灭掉,若烧到其他地方就麻烦了。”

    “遵命。”

    于是在五个粗壮男子通力合作之下,着火的巨树很快就被扑灭了。

    “现在你们去追赶那些边走的人,他们一定逃往天狗鼻……咦?那是什么声音?”

    蒙面首领听到附近响起枪声,诧异地回过头去。

    “怎么回事?”

    大家正在紧张的时候,有个男人穿越火海跑过来。

    “不得了……有一队武装警察带着一群渔民冲上这座岛了!”

    蒙面首领和五个粗壮男子一听,霎时吓得全身投抖。

    暴风雨后的宁静

    金田一耕助一行人搭乘鬼头先生的船在龙神岛的侧面上岸。

    这时候,“龙神岛”上的枪战已经结束,但偶尔仍会传出砰砰的枪声。

    “欧里思组”和蒙面首领那伙人从昨天晚上一直战斗到现在,大家已经疲惫不堪,没想到现在又有武装警察来突袭,大伙见状干脆弃械投降。

    金田一耕助一行人在鬼头先生的带领下前往“龙神家”。

    他们询问被逮捕的蒙面首领的手下,得知他们来龙神岛的原因如下:

    “我丢了工作,在水岛海边游荡时,有个戴着墨镜、大口罩的男人来问我要不要加入他们,一起赶走躲在‘龙神岛’的海盗。

    他给了我很多钱,而且如果我们把海盗赶离这座岛,也可以解除众人的困扰。我从来没看过那个男人的真面目,从上船一直到抵达这座岛之后,他始终包着黑色三角巾。”

    金田一耕助他们一听,便了解大致的情况了。

    “夜光怪人”听说有海盗盘据在“龙神岛”上,因此想先赶走他们,才会去招揽一些人手。

    接着,金田一耕助他们跟着鬼头先生来到位于岛中央的“龙神家”,附近的景象真是凄惨无比。

    先前那棵烧毁的大树仍旧冒着烟,树旁受伤的海盗们正痛苦地呻吟着。

    金田一耕助看了看四周,这时御子柴进忽然大声嚷道:

    “啊!有个和尚被绑在这里。”

    金田一耕助回头一看,只见“龙神家”的正后方有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和尚被绑住手脚,嘴巴也被塞住。

    “他是看守‘龙神家’的养秀师父!”

    鬼头先生一说完,三津木俊助便立刻跑过去帮井秀解开绳子,拿掉塞住他嘴巴的东西。

    并秀全身颤抖地说:

    “蒙面男子进去那个洞了。”

    “什么洞?”

    大家往并秀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悬崖凹陷处开了一个大洞。

    “蒙面男子进去那个洞里面了?”

    “是的,他甩开同伴,一个人偷偷进入那个洞。我长年居住在这里,做梦都没想到那里会有一个洞,而且……”

    “而且什么?”

    “他过去之后没多久,海盗首领也带着一脸可怕的表情随后追去,他们在那个洞里会出事的……”

    听到这里,所有人惊讶地对望着。就在这时,洞穴的深处传出两声枪响,现场顿时弥漫着一抹死寂的气息……

    “三津木,我们到洞里去看看。鬼头先生,你跟井秀师父在这里等。”

    “金田一先生,我也要去。”

    “我也要去。”

    “好,你们有权利看到这一切,大家一起来吧。”

    于是除了鬼头先生和井秀留在外面,其他四人陆续钻进洞穴。

    洞里面一片漆黑,而且很深,好像怎么走都走不完似的。

    金田一耕助他们轻手轻脚地走了大约三百公尺,御子柴进指着前方喊道:

    “啊!有人倒在那里。”

    那是“欧里思组”的首领,他的胸口被射穿,右手仍紧握着冒烟的手枪。

    金田一耕助将手电筒照向洞穴深处,刹那间,他们一起发出惊叫声。

    原来往前方三、四十公尺远的另一边是洞穴的尽头,正面有一个破烂、腐朽的盔甲危危颠颠地挡着,四周则堆满了金币、宝石。

    这些金币、宝石原本应该放在箱子里,但是箱子经过漫长岁月及湿气的侵蚀而腐朽了,因此里面的金币、宝石才会暴露在外。

    一柳博士的探险果然不是一趟虚幻之旅,这里确实埋藏着一个举世罕见的大宝库。

    金田一耕助、三津木俊助、御子柴进和一柳藤子眼神茫然地凝视这座宝山,然后他们发现有个男人倒卧在一分,一只手还插在金币、宝石中。

    金田一耕助快速走到旁边一看,发现他就是包着黑色三角巾的蒙面首领。他的胸口被射穿,手上也提着一把手杖……应该是跟“欧里思组”的首领互相射杀而死。

    金田一耕助神色黠淡地盯着他好一会儿,终于伸手拿掉黑色三角巾……

    “啊!是小田切准造。”

    没想到,蒙面首领竟然是大家以为在东京被杀死的小田切准造!

    第二天,金田一耕助一行人封住“龙神家”的洞穴后返回东京,他在船上解说“夜光怪人”的真面目。

    “‘夜光怪人’究竟是小田切准造或黑木侦探这一点将永远成谜,但我认为‘夜光怪人’应该是黑木侦探,不过他是受到大江兰堂的指使。

    小田切准造将宝藏的秘密告诉黑木侦探,让他去抢回地图,当黑木侦探假扮的‘夜光怪人’顺利拿到地图时,小田切准造再夺取地图,并杀死黑木侦探,一个人独占大宝库的秘密,所以,真正的坏蛋应该是小田切准造扮演的大江兰堂,黑木侦探扮演的‘夜光怪人’跟他比起来,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金田一先生,这么说来,小田切准造就是大江兰堂伪装的罗?”

    “不,应该说大江兰堂是小田切准造伪装的。人的欲望无穷,小田切准造已经那么有钱,却仍化身为大江兰堂来争夺宝……”

    金田一耕助说到这儿,不禁叹了一口气。

    他仿佛要把这一连串丑陋的事件挥去一般,摇摇头说:

    “让我们忘记这一切,谈一些快乐的事情吧!藤子,恭喜你,你现在变成大富翁了,那些外国古金币、宝石至少也价值十几亿吧!”

    “不,那不是我的东西。”

    藤子用力插着头说:

    “那些是属于穷人的,而且我很高兴爸爸的遗志得以实现。金田一先生,谢谢您。”

    藤子向金田一耕助深深一鞠躬。

    此时,做户内海上风平浪静、晴空万里,耀眼的太阳将“龙神岛”用映得闪闪发亮——

    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