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静谧”咖啡馆

    夜越深,星星越清晰美丽

    星星是黑暗养的玲珑花朵,生活越艰苦越刻薄

    世界越混浊越卑鄙,对纯粹的人的思念越深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星星和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是双胞胎

    人们的爱近似于星光

    2001年9月4日,永泰的生日,天一整天都阴沉沉的。

    汉城阴着天,毛毛细雨时下时停,夏季也仿佛随着太阳一起消失了,秋的气息一团一团地弥漫在街道上和建筑物的角落里。

    在明伦洞成均馆大学和大学路中间的一条深巷里,从傍晚开始就有人三三两两地出现,寻找一个叫做“静谧”的咖啡馆。

    在巷子尽头,他们惊呼一声:啊,就是这里了!咖啡馆的门口挂着一块小小的木头牌子和绿色的星星,下面写着英文,此外没有任何装饰,简洁大方。然而,推开门走进屋里,就不是这么平凡无奇的了。

    通往地下的台阶两旁的墙壁和整个屋顶都是活的,以深黑为背景,大大小小黄色、红色、蓝色和白色的星星灯散发着朦胧的光芒。沿着木头台阶一步一步走下去,就像是乘坐宇宙飞船飞向太空,整个人像走进了星星的田野。

    无论是谁,哪怕第一次来到这个地下咖啡馆,一进门也会马上明白咖啡馆的名字“静谧”的含义。六十多坪的室内空间全部漆成了钴蓝色,整个天花板就像天穹一样是拱形的,仿佛一个天象馆。下午五点,屋里的灯亮起来的时候,无论谁都会发出“啊!”的一声赞叹,就像独自走进了广阔灿烂的宇宙一样,目不暇接,接着就会感觉到时间的无限,因而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屋顶上居然还有星星、蓝色气体和白色灰尘形成的巨大的银河!这是因为拱形屋顶和四面墙壁全部跟电脑相连,投影机把实际夜空中的星星和银河投射在四周的缘故。

    一边墙壁下面是半圆形的小舞台,上面放着白色的三角钢琴、吉他和麦克风以及音响设备。室内的桌子和椅子都有着最简洁的线条,玻璃桌子的表面在光线照射下隐隐泛着白光。

    这个地方,平时只有少数爱好者光临,但9月4日这天,从晚上八点左右开始,这里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晚会。

    室内的坐位被七十多个人挤得满满的,却几乎听不到呼吸的声音。舞台后面的墙壁映射出香槟杯样子的处女座。这时,一名女子走上舞台,观众席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她。她把西格维亚吉他抱在怀里,坐在银色的圆形高脚凳上。

    女子穿着黑色长裙,黑色束腰罩衫,容颜美丽非凡,举手投足风度翩翩,她就是音乐咖啡馆的女主人吴雨舒。

    披着一头波浪长发的雨舒调着吉他的弦,偶尔转头清清嗓子。尽管酒和饮料就放在手边,却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拿,坐在观众席的大部分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聚光灯照射下的雨舒的一举一动。

    “非常感谢各位来到这个意义深刻的地方!今天我的打扮是不是跟平时不一样?呵呵……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也就改变了一下风格,请各位多包涵!”

    雨舒含笑致辞,观众席上发出阵阵笑声和热烈的掌声。

    “今天,是永泰兄的生日!而且,是我见到永泰兄的第一千零九十七天!在此,对为他的生日费了不少心思准备的各位会员和我的同事表示衷心的感谢!……是的,各位也很清楚,永泰兄去年年底给了我一件非常珍贵的礼物。”

    似乎心里泛起感情的激浪,雨舒说到这里顿住了,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

    “平时……除了有一天我突然收到永泰兄送的水仙花之外……嗯,不知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送了我水仙花,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吧?可是,从那以后,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收到像样的礼物,那些恋人们之间通常会送的香水、围巾、玫瑰和蛋糕全都没有,也从来没有请我吃过有里脊、外脊的烤肉……是的,因此,我曾经好几次想过要把坐在那边的永泰兄一脚踢开。”

    众人的目光集中到坐在观众席中央的一个男人身上,场内再一次成为欢声笑语的海洋,坐在他周围的人有的拍拍他的肩膀,有的把自己的手盖在他的手上面。

    承焕、英振和孝民都坐在永泰附近,永泰跟英振互相搭着对方的肩膀。他披着驼色的夹克,始终面向雨舒,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额头开阔、鼻梁挺直的雨舒顽皮地朝他皱了皱眉,然后像在淋浴喷头下冲刷过一样,所有的皱褶刹那间全部消失了,脸部线条变得无比柔和、清晰。

    “去年……12月17日,永泰兄送给我一份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给我的美好的礼物,送给我星星、月亮和天空,送给我树木、房子和世界上所有的花草,还有整个世界和夜空宇宙!”

    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人们点了点头,都知道她的这些话是丝毫没有夸张的。

    雨舒停了一会儿,目光深邃悠远,再次把话筒举到嘴边。

    “我……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永泰兄生日的时候到底送他什么好呢?非常感谢永泰兄所在的爱好者协会会员们的提议,说在这里一起度过这令人难忘的时光。我很高兴,因此打算今晚为永泰兄和各位唱十几首歌,包括跟星星有关的几首歌和杨希恩的歌,都是永泰兄平时喜欢的。”

    鼓励的掌声再次响彻整个屋子。

    “我说的有点儿长了吧?马上就开始了。真心祝愿永泰兄生日快乐!”

    雨舒说完,停顿一下,注视着台下,掌声如暴风骤雨般爆发,经久不息。

    屋里共有七十多个人,大部分是国内天文爱好者协会的人,西江大学天文爱好者协会“星星社”的会员占大多数,其他是在韩国其他几个天文台工作和活动的人,最角落坐在圆桌旁的六个人是雨舒邀请的MTV、电影音乐、广告音乐音乐制作方面的朋友。

    雨舒白净细长的手指轻柔地拨动吉他的琴弦,一个一个柔和的音符在寂静的空间里飞舞起来,低沉流畅的歌声随着吉他的旋律在屋里回荡。

    她的第一首歌是《七朵水仙花》!

    这首歌……是专门唱给永泰兄的,你知道雨舒的心吧?嗯?永泰小猪!你知道我……是多么疯狂地爱着你的吧?

    Ihavenoamaion,Ihavenotanyland.

    Notevenapaperdollertocrinkleinmyhand

    (我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一寸土地

    甚至没有一张纸币,攥在我的手里)

    雨舒的歌声美极了,时而如黄莺婉转扣人心弦,时而如溪流潺潺倾诉衷肠,人们个个屏息静气,侧耳聆听,陶醉于美妙的歌声中。雨舒始终微笑着面对着坐在观众席中央那个表情平静的男人。

    她用英语唱着歌,微微闭上双眼。

    永泰兄!我们相遇已经三年了,这段时间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是吧?你都记得吗?突然想起了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时我们是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飞翔,你指点着舷窗外夜空中的星星叫我看,可笑的是,在那之前,我几乎没有抬头看过天空,印象中的星星只不过是装饰的图案,或是宣告耶稣诞生的教会的象征,或放在将军的肩上,或存在于我所从事的大众音乐的排行榜上而已。

    …….willgiveyoumusicandacrustofbread

    IAndkiyouandgiveyousevendaffodils.

    (……我要给你音乐和面包……

    ……要给你爱恋的吻和七朵水仙花)

    可是,你让我平生第一次注意到了星星的存在。当时,你突然朝着飞马座的(星Markab闪烁的光芒伸出手指,指着窗外的天空。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吃惊吗?我想:什么,现在还有这么傻的人!现在这个世界上,对星星有兴趣的恐怕只有无所事事的人了!因此,我为了表示对你的蔑视,没有看你让我看的星星,而是不经意地抬头看了看你伸出去的手,或许是想在你的手上发现脏东西,好以此为理由从容地掉头不理你。可是!男人的手也可以这么美啊!我居然发出了赞叹,多么不可思议啊,我怎么会这样!嘴上不饶人、行动雷厉风行的我居然因为一个男人的手而失去了自制!可笑吧?于是,我一边想着有这么美的手的人一定也是美好的,一边抬头看到了那颗星星。

    现在想起来,那个瞬间真的很值得怀念啊……

    永泰兄!那时候我身上还没有发生那么悲惨的事,你身上也没有发生那样的悲剧,如果能重新回到那个时候,回到我们相识的最初……多好啊!那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可以避开那些事情,让它们跟我们擦身而过呢?如果我不是那么冲动,能多一点儿智慧的话!

    是啊,也没关系,我们现在不也过得很好吗?正像昨晚你对我说的那样,一切都会重新变好的。

    雨舒睁开眼睛,娴熟明快地弹奏着顶在腰和膝盖上的吉他琴弦,唱起翻译成韩国语的《七朵水仙花》来。

    我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一寸土地

    甚至没有一张纸币,攥在我的手里

    雨舒的嘴角慢慢泛起了微笑,想起今天早上给妈妈打的电话。

    “哎呀!简直像女将军一样啊!不过也是,《好人寥寥》里的黛米·摩尔看到我女儿也要退让三分啊!”

    “我给妈妈打电话是有事要商量,虽然还没最后定下来,但大概这个月末我打算去看妈妈,可以吗?而且……我要带我的男人去,行吗?”

    “噢!我的女儿,太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见那个人啊!我真的都忍不住要哼起路易·阿姆斯特朗的《美好世界(WonderfulWorld)》了!你跟他说定了吗?”

    “我打算今天晚上说……嗯,哪怕使用暴力也要让他坐上飞机!”

    “好啊,你们两个人来啊!我给你们做比老母鸡大十倍的火鸡,要是你们想要的话,鸵鸟也可以啊!知道了吗?”

    千山间的美丽晨曦

    还有,爱恋的吻

    和七朵水仙花

    我没有财产买给你金银首饰

    但我会用美丽的月光编制

    给你项链和戒指

    “你是来征求我的同意的呢,还是直接冲过来宣告你要结婚了?”

    “妈妈,我怎么会是那么闲极无聊的人呢?当然是后者了!其实我一个人在这里想做也就做了,只是为了给妈妈个面子才去那里的。我带他去之后,要是妈妈说出什么不顺耳的话,哪怕只有一句,我也会掉头就走的。”

    “随你的便!你跟妈妈一起生活了二十年,还不知道妈妈的脾气吗?妈妈无条件同意!我要是不相信你的选择,还能相信什么呢?”

    “我也相信妈妈,因为我非常清楚妈妈是多么潇洒的人,是多么潇洒的女人。”

    “哎呀,听起来怎么象是自卖自夸啊,怕人家不知道你是我的女儿吗?”

    “我跟他一起过去之后,就打算在那儿结婚了。瑞典那个地方,似乎有很多小教堂?”

    “是啊。太好了!这里的人结婚的时候,有的就在大街上,有的在车顶上放两瓶香槟,有的在树下,有的在公园的长椅上,可以结婚的地方多极了。你不在韩国举行仪式吗?”

    “这里当然要单独举行仪式了,喜欢他的人多得很,可是,我现在其实很担心,怕他会拒绝。那个男人比我刚强五倍,不,十倍,而且比我潇洒三倍,比我善良二十倍,我对他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不过,我也有一张秘密纸牌!”

    “嗯?什么?”

    “要是都说了的话,就太没意思了……好吧,妈妈!我会向你通告结果的。该说再见了”

    “我的女儿,祝你好运!”

    但我将献给你

    那千山之上的明亮晨曦

    还有,爱恋的吻

    和七朵水仙花

    永泰的脸色渐渐开朗起来,情感的波纹在脸上扩散着,雨舒绵长的声音像给他的灵魂穿上一件背心,温暖舒适。

    《七朵水仙花》从头唱到尾相当长,歌词很美,总共三节。

    雨舒在结束这首歌之前,哼唱着尾声,静静地注视着永泰。

    永泰,我们在这个舞台上跳一整夜舞吧!放着悠扬动听的轻音乐,脚踩着星星。这里的投影光柱慢慢转动的话,充满这里的星星就会跟我们一起跳起优美的舞来。这样的舞蹈是不是很酷呢?这种徜徉星空跟随星星一起旋转的舞!跟着星星、气体和白色的灰尘形成的光的巨大的风车一起旋转,八十八个星座、银河、星云都会围绕着我们的舞蹈转动吧?

    你不愿意吗?你说不会跳?怎么又不听话了!

    肯定会很酷的!你像《女人香》里的阿尔·帕西诺一样,我就像那部电影里出现的美女加弗里艾·恩薇一样。我们的生活比那部电影、比小说更加美好,因此我们跳的舞也就肯定比他们更优美、更有味道。

    然后,当我把脸贴在你的胸前的时候,我要把准备好的礼物告诉你,那不是背心,不是往返瑞典的飞机票,也不是求婚。这是终于可以对你给我的礼物做出回报的我至善至美的礼物。

    这是什么呢?

    永泰……你猜猜看!我要把你美丽的双眼盛在里面放在你怀里,猜猜看,是不是很容易猜出来?是什么!哎呀,你要是连这也猜不出来的话,岂不是成了真正的永泰小猪了!嗯?还猜不出来?你这个小猪,傻瓜!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提示!

    嗯……沈清传!还是,还是猜不出来吗?

    这个傻瓜!笨蛋!榆木疙瘩!永泰小猪!算了,干脆别跳舞了,我们两个人分开来回家吧!放开,放开我的手!我的心情糟透了!

    ……不,不,我爱你!爱你!爱你!永泰小猪!

    你非常清楚吧?我真的从太古洪荒时代,从这颗叫地球的星星刚产生的时候就一直爱着你!

    悠然的歌声已然停止,良久,台下仍鸦雀无声,人们仍陶醉在如泣如诉的歌声中。突然,雷鸣般的掌声蓦地响起,掌声中,两行热泪顺着雨舒的脸颊静静地流淌,流星落向她的眼里,把很多银色的粉末洒落在空中。

    或许雨舒的这个样子太耀眼了,观众席上的人们双眼里也闪烁着像摩尔斯电码一样的星光。

    生活就是星星,人就是星星。

    星星全都流动着光芒。

    我的爱,

    在如同穿越沙漠一样艰苦的生活中,如果你想念爱情和灵魂,请躺下来,像绵延的沙丘一样。闭上眼睛,我的整个世界就会经过你的心中,留下骆驼的足印。低声呼唤我的名字吧,这样的话,我就会通过北斗七星在你唇上洒下比露珠更清亮的光芒,然后我坠落下来,在你离开的地方绽放为七朵水仙花。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