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向美好的人道声早安

    “老公,这么早就回来了?”

    刚过7点,载佑踏进家门。

    今天一整天,他都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所以早早离开了办公室,也没心思呼朋唤友一起喝酒,直接回家来了。

    “嗯……美卿也来了啊?”

    但家里的气氛似乎并不像以前小姨子来的时候那么热闹。

    “美卿,你的脸怎么回事?好像哭过。云卿,你的表情也有点儿奇怪,是我眼花了吗?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还没吃饭吧?”

    “是啊。”

    他把西装上衣和公文包放下,坐在沙发上,又仔细端详了一下小姨子和妻子的表情。

    “你们怎么这副表情啊?嗯?美卿有什么事吗?跟男朋友分手了?说给我听听!”

    载佑摘下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莫名其妙地看着小姨子沉静的微笑。她的脸上悲伤和喜悦交织,看上去很奇怪,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在厨房里忙碌的云卿回过头,看着客厅里的丈夫迟疑地说:

    “我们在说……你的事。”

    “我?我什么时候做过……让美卿哭的事吗?”

    “姐夫!”

    “是啊,老公,美卿工作后你从来都没给过她零花钱吧?”

    载佑瞪圆了眼睛。

    “怎么可能!美卿可是个独立的姑娘,这我很清楚。有别的问题吧?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说来听听,我能答应的一定答应。”

    美卿慢慢点了点头。一个人的眼神居然能这么诚恳这么温暖!美卿感觉到了姐夫不同以往的一面。其实姐夫从一开始就是那样的,只是自己没有深入了解而已。她的心情慢慢好起来,像有一线光照进心底,因为有这样一个心地美好、善良、仁厚的姐夫。谢谢,姐夫!

    “怎么不说话?嗯,是因为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吗?干吗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看上去又有点儿悲伤。”

    云卿一边在菜板上切着葱,一边说:

    “我给她讲了你……朋友的故事。”

    “谁?”

    “喻宁,还有贞美。”

    听到这两个名字的一刹那,载佑的脸色刷地变了。

    “净说些没用的事!”

    他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表情。

    “给我拿杯酒来!”他不快地低声说。

    “酒?现在喝什么酒啊?吃完饭再跟美卿喝一杯吧!你们也很久不见了。”

    “我现在就要!”载佑的声音提高了。

    菜板上的刀停了下来。美卿瞪了一下眼睛,耸了耸肩。云卿默默地拿过来一瓶白兰地、一碟下酒小吃和两个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

    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吗?云卿有点儿担心丈夫的情绪。

    “老公!”

    “……”

    毕竟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啊。

    “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你们别介意啊!美卿,喝一杯吗?”

    “哦……”

    “等一下,我给你们拿冰块。”

    “我不用,给美卿吧!”

    载佑给美卿的杯子倒上酒,又倒满自己的杯子,端起来一口喝光了。美卿双手端着杯子送到嘴边,但没喝就放下了。

    “怎么了?美卿,不想喝吗?”

    “今天我要喝慢点儿。”

    美卿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不要喝,原先听姐姐讲述的时候曾有个念头闪过她的脑海。

    载佑又倒满一杯,一口喝干,长叹一口气。酒像是一下子倒进了心里。

    今天他也特别想念喻宁和贞美,在学校里莫名其妙觉得烦闷,做什么事都不顺手,也许跟闷热的天气有关吧。他走到窗前,仰头看了看天空,点燃一枝烟。

    是喻宁和贞美从天上传来信息抱怨自己不去看他们吗?为什么心里这么乱?

    似乎听到喻宁说:“你再这么不用心活下去,就把你召到天上来。”又似乎听到贞美说:“朴前辈,喻宁老惹我生气,你帮我想个办法。”

    有时候,开车经过一个地方,突然就会想,啊,这是我跟喻宁高中时看过棒球比赛的汉城运动场!啊,那个酒馆,我第一次见到贞美的那天一起去过。贞美喝了好多酒,我的钱不够付账,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居然还挂着那时候的那块牌子,真令人吃惊!那是跟喻宁一起去过的书店。啊,对了,以前我在这儿站过一个小时,等贞美出来。那是跟喻宁和贞美一起游玩过的新村胡同……有时候走在校园里,看到以前贞美喜欢坐的那条长椅上坐着一个女孩,也会停下脚步,怅然若失地看上很长时间。

    也是,现在还不到忘的时候,才过了多久啊,忘了也太不像话了。往后10年,不,可能一直到死,他们都会跟着我,让我痛了又痛。

    一想起这些,心就像穿了个大窟窿,眼角被泪水润湿。

    瞧那家伙!把他一个人留在人世间,现在居然想我们想得哭鼻子。那家伙是教授吗?简直就是个孩子。朴载佑,你能不能活得快乐点儿啊?

    载佑似乎听到了他们揶揄的声音。

    “坏家伙!”载佑嘴里嘟囔了一句。

    “啊,姐夫?”

    “啊,没事儿,我自言自语呢。”

    载佑又喝光一杯。

    “姐夫,慢点儿喝!”

    云卿站在厨房里,双手抱胸看着他,忍不住一声长叹。确实是自己考虑不周,给妹妹讲他们的故事不要紧,但不应该在他面前提喻宁和贞美这两个名字。

    自己跟那个人已经共同度过了不短的时间,居然还这么不了解他的心!

    “姐夫,从现在开始,我给您倒的酒必须分5次喝,行吗?”

    听到美卿清脆的声音,载佑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

    “好。对了,美卿好像还是第一次给我倒酒呢,以前你总是说给男人倒酒不符合你的性格吧?无论对方是谁。”

    “是啊,所以姐夫现在是受到了我的特别优待。”

    云卿摆好饭桌,轻声叫丈夫:

    “老公,先吃饭吧!”

    “哦,待会儿。”

    “别这样,先来吃一口吧!美卿,你也过来吃!”

    “嗯……我现在没胃口,美卿先去吃吧!人活在世上,总会有些时候,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就像我今天的心情。”

    “姐……夫!”

    载佑摆了摆手。

    “没事儿,没事儿,我没生气,这话不是针对你姐姐,也不是针对你,是对我自己说的,对我自己……”

    他深吸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来,又慢慢收回去,携着苦恼忧愁和孤独寂寞的风从他脸上掠过,那是他内心的感情。

    “哦……云卿,别站着,过来坐会儿!”

    云卿走过来,坐在他对面。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我还是想啰嗦一句,可以吗?”

    “嗯……”

    “美卿?”

    “是。”

    “偶尔我……嗯,云卿,你是个好妻子,我们的孩子也一天比一天出息,可是……偶尔我还是会想念他们。”

    “……”

    “他们?谁?”

    美卿吃惊地问。

    “你不是听说了吗?”

    “啊!您是说……贞美也死了?是吗?”

    载佑惊讶地抬头看着妻子。

    “我刚说到喻宁去世,你就回来了。”

    “哦!唉……”

    他露出复杂的表情,肩背紧贴在沙发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他的眼神充满忧郁,眼睛紧紧闭上,深藏在心底的伤痕再一次被触动,那痛苦清楚地写在他的脸上。

    “没事儿,姐夫,我不往下听了,不说也没关系。姐夫似乎还放不下这件事。我真的不听也可以。”

    “……不!”

    “……”

    “后来的事,我来讲,我比你姐姐知道得更清楚。今天之所以特别想他们,也许正是因为要给你讲他们的故事。”

    “……”

    贞美死了。

    不,直到1999年5月10日晚上11点34分,她还是活着的。喻宁死于2月23日,之后贞美又活了大概80天。

    从2月到5月,贞美跟婆婆一起住在海边那所漂亮的房子里,两个人相处得像亲母女一样。贞美终于战胜了喻宁的死亡带来的残酷考验,恢复了内心的平静。喻宁母亲曾开过饭馆,厨艺是一流的,于是,贞美吃到了很多以前从未尝过的美味佳肴。

    “今天尝尝牛蒡!”

    母亲先给贞美喂了一口饭,又用筷子从盘子里夹起一块牛蒡送进她嘴里。

    贞美细细咀嚼着嘴里的食物。

    “妈妈,真好吃!咬起来脆生生的,余香绕着舌根打转,味道一级棒!”

    “是吗?我儿媳妇说话的本事才是一级棒呢!电视里的烹饪节目我也看过不少,可是没有人能把食物的味道说得像你说的那么馋人。”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舌头被感动了,自己编出那样的话来的。对了,有什么秘诀吗?”

    “那可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我开饭馆开了30年,有三个菜最拿手,你知道是哪三个?就是黄瓜泡菜、小萝卜泡菜和烧牛蒡!都有独门秘方,事关生计,就算你是我儿媳,也不能轻易泄漏。你要是真想学,就得先在我那个饭馆的厨房里切10年萝卜块儿。”

    “这么看来,还真是珍贵的秘方!”

    “是啊,凡是在我的饭馆里吃过这三个菜的人,没有一个能忍住不来第二次。”

    “呵呵,妈妈真厉害啊!”

    母亲又舀起一勺饭,送到贞美嘴边。

    “妈妈,我饱了,不吃了。”

    “连半碗都没吃完,不行,再吃三勺!不多不少。”

    “嗯?”

    “就吃三勺。”

    “为什么?一定要吃吗?”

    “嗯,你吃了我告诉你理由。”

    “好。”

    婆婆舀起第一勺说,“这是为了你的健康”;第二勺说,“这是为了孩子”;第三勺说,“这是为了在你身边守护你的喻宁”。

    贞美哽咽着用心咀嚼婆婆喂给自己的饭。

    “那……再给我吃一勺吧!”

    “为什么?”

    “这勺是为了让妈妈高兴。”

    这孩子!两行泪淌过母亲的心底,但她脸上依然保持着慈祥的笑容,舀起一勺饭放进儿媳嘴里。

    喻宁这孩子,真的替我找了个不错的儿媳妇。

    “您高兴吗?”

    “嗯,高兴!我儿媳妇是最好的。”

    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两个人尽量避免视线的接触,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的心事。贞美也好,喻宁母亲也好,只有独自一人的时候才会抚摸心底的伤痕,察看心里的喻宁。

    江陵医院妇产科的宋大夫每个星期开车来一次,替贞美检查身体,因为年老的婆婆没法像喻宁那样抱起贞美,也不会开车。

    母亲照顾贞美尽心尽力,虽然做不到儿子那么好,但的确毫无保留。如果有什么事出门,她总是脚步匆匆,来去很快,因为不放心儿媳一个人待在家里。去安仁村买吃的东西也是一溜小跑,从不超过30分钟。

    以母亲的体力,根本不可能把肚子隆起很大的贞美从现在的床上搬到塑料床上,她只能用热毛巾替贞美擦拭全身,一星期一次。头发则用脸盆接水洗,三天一次。大小便时常察看,保持股间干爽洁净。她做这些事情,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但半点儿也不挂在脸上,在她心里,经历了天崩地裂的考验后依然不动声色养育孩子的儿媳是最可爱的,几乎是可敬的。

    5月10日下午5点20分左右,母亲看到贞美听着音乐睡着了,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去买点儿菜回来做晚饭,提上菜篮子,轻手轻脚开门出去了。经过火灾现场的废墟时,她侧着身子闭着眼睛走了过去。如果一不小心勾起对儿子的思念,恐怕自己马上就会失去控制,心中积蓄的悲伤瞬间破堤而出,全身失去力气,颓然倒下。那样的话,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命悬在自己身上的儿媳和尚未出世的孙子,那是她决不能容忍的。

    母亲出门刚10分钟,贞美的额头和脖子上就开始冒冷汗,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声,她的眉头皱成一团,喘息越来越急促。

    她在做噩梦。

    山上起火了。滔天巨浪般的火焰一下子就吞没了山峰,吞没了原野,呼呼地燃烧着,嚣张得像要吞没整个世界。贞美被火焰追赶着,像一只狍子一样快速奔跑。高大的树木被火焰灼烤着,扭曲着枝条,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团团蓝色的火球飞向空中,火海中不停传出鬼哭狼嚎一样骇人的声音,像是人间地狱。追赶贞美的火焰像一条绳索,不,像一条红色的巨蟒一样咝咝叫着,气势汹汹扑过来,想缠住她的腰。她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根本顾不上奇怪自己怎么会跑得像狍子一样快,但追赶她的火焰速度更快,展开火红的翅膀,像要点燃整片天空。一条火舌像炮弹一样飞过她身边,落在地上燃起一道火墙,打着转想吞没她。

    啊……不行!救命啊!

    天空中落下火雨,她低着头拼命往前跑,不时回头看一眼。她呼出来的气像火一样滚烫,空气中似乎充满了红色的火星。如果这是梦,她真想赶快醒过来。她大声喊叫,希望能从梦中惊醒,她用力睁眼睛,但眼前看到的依然是铺天盖地的火海,似乎根本没有出口。

    海!对了,附近有海,如果跳进大海,就能摆脱火的魔爪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站到了悬崖边上,下面就是大海。可是,定睛一看,大海里不是蓝色的海水,却是熔岩,沸腾的红色熔岩。

    她使劲摁着几乎要炸裂开来的胸口,急促地喘着气。

    像一座小山一样巨大的火球翻滚着压了过来。

    啊!天哪!

    “别怕,贞美!”

    啊……是喻宁!

    喻宁的声音从巨大的火球中传出来:“我是来看你的,好想你!”

    “啊,不行!别靠近我!我的肚子里……有我们的孩子啊!喻宁!不行,现在还不行!”

    “没关系,没事儿的,相信我!”

    “你到底想干什么?”

    像狂怒的波涛一样高得吓人的火焰弯下腰,压向贞美。

    “啊!”刹那间,贞美惨叫着,像断翅的小鸟一样朝着大海坠落下去。

    啊……啊!

    疯狂旋转深不见底的一股气流把贞美卷了进去,她不停地坠落,坠落。

    就在将要落进沸腾的熔岩里的一刹那,贞美一声惊叫,从噩梦中醒了过来。可是,梦中被火焰追赶时那急促的喘息却还在继续。

    贞美无法正常呼吸,大口大口喘息着,无论怎么调整都没有效果,体内仿佛着了火,滚烫的气息直往上冒。

    “妈!妈!”

    婆婆到底去哪儿了?

    她使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叫,那喊声却像灰烬一样轻飘飘的。

    危机从梦中转移到了现实中。贞美感觉自己的呼吸被分成了一段一段,每一次吸气都被堵在喉咙里,每一次呼气则一丝丝地从牙齿缝里漏出来。进气不畅,出气微弱。

    啊,不……行……不!

    贞美感觉自己随时可能昏迷过去,于是用力瞪大充血的双眼,竭力稳定心神,调整呼吸,但根本镇静不下来,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撕裂了她的嘴唇。

    母亲装满菜篮子气喘吁吁赶回来是5点45分左右。她提着菜篮子一进门,就看到儿媳满脸通红呼吸困难,大吃一惊。

    “孩子!孩子!出什么事了?”

    “妈……我……不好了……快……打电话!”

    “往哪儿?哪儿?”

    “叫……大夫……”

    婆婆三步并作两步奔到电话旁边,用颤抖的手拿起话筒,电话旁的台历上写着几个紧急联络电话,其中也有江陵医院妇产科的。

    幸运的是立刻就跟宋宗民大夫联系上了。喻宁母亲定了定神,告诉大夫儿媳现在呼吸困难,非常痛苦。大夫告诉她赶快抬起病人下巴,让气管打开,按压胸部,他们随后就到。

    “大夫马上就来了,孩子,坚持住啊!”

    “哦……”

    贞美突然感觉心中一片澄明,有说不出的平静和安详,所有的恐惧和惊慌一股脑消失了。其实,自己的生死她早已置之度外,刚才之所以那么恐惧,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她和喻宁惟一的骨肉面临危险。现在大夫就要来了,孩子会安然无恙,她也就放心了。

    贞美连自己有没有呼吸都感觉不到。婆婆的脸就在眼前,婆婆在按压自己的胸口,抬起自己的下巴,对着自己的嘴吹气,这些她都知道。

    她眨了一下眼睛,眼前就像拉上了一幅巨大的幔帐,遮住了世间的一切。就在这时,喻宁出现了。

    你?是你吗?

    是你用火焰警告我危险来了吗?你知道我和孩子面临不可避免的危机,特意来提醒我的吧?现在不怕了。嗯,喻宁,你过得好吗?你去的那个地方怎么样?真的有天堂和地狱吗?呵呵……天机不可泄漏?你说话的样子那么严肃,简直像妇产科的大夫不肯告诉我胎儿性别时那种表情,嗯,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我马上就知道了。

    她的眼睛湿润了,好像无数小花开在两面小池塘里。

    仔细瞧瞧,你还是那么难看,一点儿都没变,穿的还是牛仔裤和深紫色的T恤衫。知道你现在待的地方也可以穿这样的衣服,我就放心了,我一直担心那里所有的人都必须脱得一丝不挂呢!呵呵,我的心情越来越好了,你知道吗?你一直在看着我们是不是?我尽了全力,做了我能做的一切,战胜了比绝望和死亡更可怕的悲伤,把它深深隐藏起来。好累呀!不过,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跟你一起在天上生活了,嗯,过上悠闲舒适的生活。

    我的身体会回到从前的样子吧?

    你高兴?你不知道吧,到时候,我先要拳打脚踢,把你打得遍体鳞伤,然后让你躺着,用手轻轻抚摸你身上的青肿,让它们慢慢消失,像紫色的三色堇、水菖蒲和蝴蝶花凋谢一样慢慢消失,消失得一点儿痕迹也不留。讨厌的家伙!干吗那么着急离开我?我就那么惹人烦,惹人讨厌吗?坏人!你知道吗?我身体里的血液都变成了蓝色,因为所有的悲伤和痛苦我都用牙齿狠狠嚼烂吞了下去,结果血液都青一块紫一块了。

    嗯,你害怕了?什么?在天上你不跟我一起生活了?不可能!我要还债,哪怕是把你的胳膊和腿全都折断,由我来照顾你灵魂的身体,在你的身体上放纸船、纸飞机,撒下花籽,洒满彩纸屑,吹肥皂泡,把你当作庭院来照顾。哈哈,你说可笑?别怕,在那个世界里,我们都是健康的,能玩个痛快了。别担心,我原谅你丢下我先走。

    你问为什么?这个嘛……因为你是个好男人,好人……

    贞美戴着氧气面罩被救护车拉到了江陵医院。她的瞳孔迅速变大,已经无法救治了,如果不是医生的急救措施,她早已紧握着喻宁的手踏入另一个世界了。

    躺在手术台上的贞美,眼睛里最后流出两行清泪。

    再见了!别了!

    她再也没有放开她的喻宁的手,随着他踏上了遥远的旅程。

    “孩……孩子呢?姐夫,孩子呢?”

    “一到医院就动手术取出了孩子,孩子早产了,只有8个月,体重也没达到标准。”

    载佑似乎有点儿醉意了,心情也平静了很多。

    美卿双手紧紧摁着自己的胸口。

    “那么,没事儿吧?孩子没事儿吧?”

    “在育儿箱里待了一个月,现在好好的,很健康。”

    “呜!”

    美卿发出一声既不像哭也不像笑的喊叫,她的眼睛在流泪,嘴角却泛起隐约的微笑。终于可以安心了,她长舒一口气。要是连孩子也出了问题,恐怕她心里也会留下终生难以消除的伤痕,尽管整个故事她只是听姐姐和姐夫讲述的,但足以产生那样的影响。

    云卿抬起手背抹了抹眼角,对妹妹说:

    “那孩子,名字叫轩宇,郑轩宇。”

    “名字真好听!”

    美卿高兴得拍起手来。

    “为什么拍手啊?”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高兴,情不自禁。对了,轩宇长得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又结实又可爱。轩宇百日那天我见过,跟他爸爸一模一样。”

    云卿说着,眼前似乎浮现出轩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你说得不对!”

    “嗯?”

    “眼睛和鼻子像贞美。”

    “嗯,是吗?瞧这个人,还这么说,还没忘记初恋情人呢!”云卿扑哧笑了。

    “是奶奶抚养轩宇吗?”

    “是啊,孙子是她老人家的心肝宝贝,一时一刻也离不开。”

    “在哪儿?”

    “嗯?”

    “在汉城还是海边的那所房子?”

    “怎么?你要去探访吗?”

    “姐姐!我只是问一下而已。”

    云卿摇了摇若有所思的载佑的肩膀。

    “老公!”

    “……嗯?”

    “现在在哪儿呢?你上次不是说奶奶带着轩宇回汉城来了吗?啊,别喝了!不行,不能喝了!”云卿夺过载佑手里的白兰地酒瓶,飞快地藏到背后。

    载佑把杯子里剩下的一点儿酒倒进嘴里,低声说:

    “现在是夏天啊,夏天他们去过海边那所房子。”

    他似乎疲倦了,紧闭双眼陷在软绵绵的沙发里,散乱的头发像刚被风吹过一样。

    贞美也埋在含羞草旁,就在喻宁身边。大海就在面前,从他们躺的地方一览无余。

    真有福气啊,你们光是听着波涛声就不会寂寞。

    载佑独自去过几次他们的墓地。他去的时候,那所房子锁着门,没有人住。

    载佑每次去都在两座坟墓之间躺下,仰望天空。

    这时就会听到他们的声音:

    “载佑,你干吗非要躺在我们中间?还不如枕着我的肚子躺着呢。”

    “就不!你们每天都在地下尽情玩耍,快活得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哎呀,朴前辈身上怎么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呀哈,原来是活人的味道,这么新鲜!喻宁你闻闻看!”

    “不要,我天生讨厌同性的味道。喂,载佑,你还不快起来!真够讨厌的!”

    “你凭什么这么多话?因为寂寞,一个人待了还不到三个月就把贞美拉走了,无耻的家伙!”

    “哈!瞧这家伙都说了些什么,我什么时候拉贞美来着?明明是贞美主动来的,向着我!贞美,你说说!”

    “喻宁,你可不能这么说,的确是你叫我来的嘛!”

    “瞧!喻宁,你躺在地下还说谎啊!真不知道小鬼们都在忙什么,还不快把你这样的家伙扔进油锅里。”

    “你,朴载佑,你这话太过分了!我不能容忍你这么说!”

    “随便你,随便!臭小子!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还敢威胁我!”

    “看在贞美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们停战吧!”

    “不管怎么说,你的确太性急了,那么快就把贞美带走。”

    “朴前辈说得对,我要是能抱抱孩子就好了。”

    “好吧,坦白地说,我是担心载佑那家伙对你居心不良才把你叫来的,载佑你能怎么样?”

    “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贞美为什么会喜欢喻宁你这样的家伙,这对我来说真是个不解之谜。”

    “朴前辈,喻宁也有优点,个子高,相貌英俊,不管穿什么衣服都风度翩翩。”

    “你故意戳我的痛处啊!贞美,今天你说实话,是不是也喜欢过我?是不是?”

    “对呀,我也喜欢过朴前辈。”

    “喻宁,有件事你该知道,你去留学的前一天晚上,要不是我准备了一枚硬币,你一定追不到贞美。”

    “对呀,我遇到喻宁,全是托朴前辈的福,要是朴前辈把喻宁藏起来,我们就见不到了,是吧?”

    “当然了。喻宁那家伙似乎到现在还不明白,不懂得感恩!”

    “好啦,谢谢你!真心感谢你!成了吧?”

    “你躺着行礼,以为我会接受吗?”

    “喻宁,喻宁,朴前辈走之前,快闻个够!新鲜的人味!”

    “嗬!是啊,我突然有了食欲,呀哈,从来不知道这家伙居然有这么好闻的味道。”

    “什么?你们俩干什么?”

    “闻味道呀!哈,活人有股香味,以前我们怎么不知道?喻宁,好闻极了,是不是?”

    “嗯。要不,我们把那家伙一把拽下来,紧紧捆起来,想念这个世界的时候就闻闻他的味道怎么样?”

    “好主意!还可以用舌头舔,想咬的时候咬一口也没关系吧?”

    “是啊。哈哈哈,载佑,你也永远躺在我们身边吧!”

    “啊,别闹了!别闹了!”

    载佑猛地坐了起来,眼泪汪汪。

    “你们吃好过好吧!这里的土那么厚实,你们只管在地下笑翻天吧!坏家伙们!”

    “载佑,生气了?”

    “朴前辈,多玩会儿再走吧!”

    “不玩了,你们俩联合起来气我,我受不了了,要走了,坏家伙们!”

    “嗬!瞧那家伙,哭了!又哭了!贞美,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啊,一定是朴前辈的眼睛里进了鱼鳞,有时候飞鱼跳起来的时候鳞片会随风飘过来。”

    “你们,非要这么伤我的心吗?”

    “啊,他要走了!看来真的生气了。”

    “朴前辈,再来玩啊!下次我们一定好好招待你。”

    “我不来了,再也不来了!”

    “一听就知道那家伙又在说谎,肯定一回头又说想我们。”

    “说不来不来,已经来了多少次了啊?5次!”

    “啊,已经那么多次了啊!那家伙不是傻瓜吧,怎么能连续5次说话不算数?”

    “好啦好啦,真的不来了!这次走了再也不来了,你们两个就甜甜蜜蜜地过日子吧!”

    载佑走了几步,突然停下,仰面看了看天空,一转身跑了回去,趴在两座坟中间伸出双臂拍打着,号啕大哭起来。

    “瞧这家伙!又跑回来了,烦死了!”

    “喻宁,别说了,现在哪里是开玩笑的时候。朴前辈真的在号啕大哭啊,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好像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他的朋友了一样。”

    “嗯,是啊,载佑……别哭了,都这么大了,以为没有人看得见就掏出心肝来大哭怎么行呢?我们喜欢你的笑容,那才是最难得的。我们躺在地下都快快乐乐的,你好好活着怎么能这样呢?”

    “是啊,朴前辈,喻宁说得对。别哭了!朴前辈哭完就走了,可是这里的树也哭起来,大海和波涛也流着蓝色的血哭起来,我们俩得多悲伤啊!我们也很想念朴前辈,想紧紧拥抱你,喻宁和我也疯狂地想那么做啊!”

    “是吗?真的?你们也这么想?”

    “是啊,是啊。现在不觉得委屈了吧?”

    “朴前辈,让风撩起你的大衣前襟,潇洒地回去吧!淡淡地离开吧!还有,一点一点地把我们从你的心里掏出来,把周围的人装进去吧!希望你能替我们在人世间活得幸福快乐……在那个美好的世界上,美极了的世界上。”

    美卿看到姐夫踉跄着匆匆走进卧室,不愿让她们看到他的眼泪。姐姐也跟了进去。

    美卿出了门。

    汉城的夏夜并不凉爽,没有一丝风,憋闷得很。美卿心里像有一只小虫子在爬一样难受。

    她钻进车里握着方向盘,深呼吸了好几次,眼泪似乎随时会流下来。她仰起头,让泪水流回去,心好像被泡在泪水中,体内不知什么地方决堤了。

    过了好一会儿,美卿才慢慢启动车子,车机灵地读出了她的心的方向,渐渐加快速度。

    20分钟后,美卿已经在汉江边的奥林匹克大道上奔驰了。这条路跟岭东高速路相连,越过大关岭,通向一个叫安仁的海边村庄,那里离正东津只有两公里。那个村子里的人应该都知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美丽地爱过、生活过的那个地方吧?也就是他们俩永远相依相偎的地方——山坡上能俯瞰大海的那所房子!

    美卿虽然跟姐夫碰了杯却没喝酒,或许正是为了现在走上这条路,或许正是为了穿透城市的黑暗,切开夜晚的肌肤,过江翻山,奔向那个地方。

    她想去跟喻宁和贞美打个招呼,带着像清晨的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去那里跟他们见面。姐夫说,如果喻宁母亲去世了,他们就把轩宇接过来抚养,姐姐也赞成,喻宁的母亲也微笑着默许了。姐夫还说,要把喻宁和贞美合葬在一起,因为,即使一点点距离,对他们来说也是难以忍受的。

    美卿的车沿着流畅的高速公路疾驰。

    她去那里,并不是为了证实从姐姐和姐夫那里听到的故事。如果不走这一趟,不光今晚,以后很多个夜晚,恐怕自己都会无法入睡,白天也会什么事都做不好的。必须去,必须见他们一面!

    她眼睛里的泪水似乎要干了,却又流了出来。

    我的确比他们软弱啊,简直没法相提并论。他们从不无病呻吟,也从不让悲伤占据心灵。

    不能哭,不能流这种眼泪!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因为泪水挡住了视线,她不得不经常踩刹车减速。

    我体内出现了一个水库吗?一直淹到脖子?

    路旁一掠而过的那些车、路灯和建筑物吐出的亮光在她的泪水中闪耀着,明灭着。

    心……一边走一边镇静吧,不要让他们的爱变成我的愁绪,先把自己的心清扫干净,收拾整齐,再去那里吧!就算今晚到不了,就算不得不停在一个僻静的路边,仰头看着夜空中璀璨的星星,直到脖子酸痛。

    幸亏赶上休假。明天、后天、大后天,几天过后,美卿会回到汉城。她直觉,那时自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轻视别人、相信知识比爱情优越百倍;对待自己和他人不够诚恳,以为光凭外表就能判断一个人的内心;对待生活不够慎重,轻率、愤世嫉俗。那些曾被她当作真理的规则和观念现在变得一无是处。她清楚地认识到,那都是些偏见、成见,应当全部驱逐出自己的内心,以最快的速度把它们扔到黑暗中去。

    美卿终于露出浅浅的笑容。

    的确,要扔掉那些东西并不容易,但并不是做不到。抛弃那些看不起人的骄傲自大,也许会成为拥有能滋润人心的美好坦荡的爱情的新起点,那起点就在这条路的尽头。

    “美卿,这个夜晚是不是很美妙?是不是像去另一个世界旅行?”

    是啊,真的像是那样。

    “是吧?”

    美卿像是在自己封锁已久的心里疾驰。

    现在似乎已经很清楚了。

    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爱情、不存在爱情,是因为自己体内没有爱情、不存在爱情。不相信别人,不是对方的问题,而是自己心里没有信任,充满恐惧。

    回汉城的时候,自己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会悄悄发出新芽——那是真正美丽的绿色的眼睛,像叶片一样,能发现人世的美好和活着的美好的眼睛。

    大海、房屋、孩子、奶奶、树……

    美卿到那里后,打算像姐夫那样躺在郑喻宁和金贞美中间,感受一下两个人伸出胳膊给自己当枕头的温馨,然后像姐夫那样跟他们对话。既然是姐夫介绍来的,他们应该不会无情地收起他们的胳膊的。

    他们……他们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既然到了海边,就好好看看海再回去吧!大海很美吧?看到那边天空的颜色了吗?至少会说这些吧?

    轩宇奶奶允许的话,我想在那里住上几天,也帮奶奶照看一下轩宇,替奶奶按摩肩膀,陪她说说话。是啊,也可以带轩宇去他爸爸妈妈待的地方玩,尽管现在还不知道行不行。

    最后,我离开那所海边的房子时,要跟那棵已经长大了的含羞草握手,它也许会故作冷淡地把叶子蜷起来,但我不会介意,依然会伸出手去握它绿色的指尖。放开我!为什么抓我?它会这么说吧?那时,我就要含着像大海一样碧蓝、像树叶一样葱绿的微笑,把深深藏在心底的这些话悄悄掏出来交给它。

    能不能……能不能也帮帮我,让你守候的爱情也在我心里发出新芽,茁壮成长?能不能永远不变地守护我,让我心里的爱情慢慢长大,直到能爱一个人?

    是,是的……喻宁哥哥,贞美姐姐!请把你们的爱嫁接到我心里,让它扎下根去……

    (本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