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爱你,真的爱你

    生与死常常是相通的,

    只要铺设起思念的线路,

    心就能像显像管一样显示出脸的样子,

    耳朵就能通过没有响的电话听到彼端传来的声音。

    在胸膛里用心铺设的爱的线路,

    无论什么障碍也能跨越,像光一样飞行,

    飞进我的梦中,飞进你的永恒,飞进我们灵魂深处。

    2002年1月7日。

    新的一年已经开始一周了,这个冬天似乎冷一天暖一天,不停地轮换着,像潮起潮落.或许挂在天空的太阳下面积存着宇宙的海洋。

    虽然已经过年了,还没有下过雪,用童话的方式来解释的话,就是上帝用来粉碎冰块的红豆冰山机出了故障,或者说天公决定不再做下雪的表演了,

    MBC大厦里的图书馆里,承宇正在翻看有关流行音乐史方面的书籍,寻找今天节目里要用到的资料。

    “制作人!您有信,快递送来的。”

    是制作助理。

    “尹作家的剧本写出来了吗?”

    “还没有。”

    承宇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接过密封着的信。已经是下午5点10分了,玻璃窗上,黑暗像在涂抹墨汁一样蔓延着。

    “催催他,今天嘉宾很多,叫尹作家照着一位嘉宾回答两个核心问题的标准准备就行了,问题必须是听众最希望了解的事情,有关音乐的一个,有关个人生活的一个。”

    “知道了。”

    “5点半以前得把剧本交给主持人,今天因为吉他现场演奏节目比较多,会产生实况转播的气氛,选播的歌曲数量和时机把握,政燮你再检查一遍,结束的时候可不能把应有的程序取消了,如果稍微有些空余时间,就由主持人现场发挥填补上去。一分钟!结束通常是一分钟。政燮你再计算一下歌曲的时间安排,别出什么乱子。”

    制作助理答应着,走出门消失了,这时承宇才低头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密封着的信封。

    信封正面写着“汝矣岛MBC电台调频二局金承宇制作人”,背面用小小的字写着“英恩”。

    英恩?怎么回事?为什么用快递寄信来?

    他觉得很奇怪,心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跳动,不明缘由地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上个月,英恩生日那天,深深的吻之后,表面上,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英恩似乎热心工作,一个星期一两次到承宇家里来,给姝美洗澡、梳头、编辫子,买漂亮的衣服给她穿,似乎很快乐。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对承宇的态度有些变化了,算是更有礼貌了吗?不知她是断了那个念头,放弃了,还是不满,反正她的眼神、语气和姿态都是已经对自己的感情整理清楚了的样子,但并不因此就让人产生距离感,似乎是她从希望成为承宇的恋人进而成为承宇的妻子的位置退了一步,重新回到了过去那个妹妹的位置……

    承宇哥:

    哥!我,回去了。现在就回去了。

    回到菲律宾去。承宇哥读着我的信的时候,我恐怕已经通过了入口,确认了机票上的班机号码进入飞机里了吧。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突然地离开,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有事先打招呼,是生气了吗?没有,哥!只是……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就像是我突然出现吓了承宇哥一跳一样,我又这么离开了。前后还不到一年,就重新回到菲律宾去了,我的心情出乎意料之外地平静,如深潭一般波澜不惊。是因为这段时间我已经尽情地看了承宇哥,尽情地跟姝美玩耍了吗?我自己都觉得吃惊,心情怎么能这么平静。

    哥,请不要多心,也不要觉得有什么过意不去的。

    我只是回到我的位置去,经过很多天苦苦的思考,再思考,我明白过来,菲律宾宿务市圣卡洛斯大学的那个医疗中心是我应在的位置,因为,那里更需要我。这就是原因,一想到在那里热心地工作,我心里马上产生了不曾有过的勇气,心也变得明朗多了。

    或许你会问,为什么不跟你和姝美告别就走呢?是啊,哥,一想到这个,我也觉得遗憾和心痛。

    坦率地说……我似乎不是去服务的,你也知道,我并不是天使,在免费医疗活动和康复中心,我已经体验到了,我从人们那里获得了那么多生活的激励,远远超过了我给予他们的。虽然可以说我治愈他们,照看他们,但实际上,他们也治愈了我的心灵和我的生命,给了我温暖。

    从某个角度看,我这么做也是自私的,但跟邪恶是不沾边的。我会竭尽全力地勤奋工作,通过跟他们在一起度过的时间,治愈那些生命带给我快乐和幸福的同时带来的悲伤、痛苦和绝望。

    你知道我这次从承宇哥你那里学到了什么吗?

    不要躲避,不要后退,不要闭上眼睛,不要逃跑。在自己的生活中,在心中,在爱情中,任何东西都是不可逃避的,应当正面迎上去拥抱它,忍受一切,这就是我从承宇哥那里学到了的东西。

    我到现在为止一直在试图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以为只要拼命从那些伤痕处逃开,就会变得快乐。我以为真的藏到承宇哥的胸前,世上一切,包括我在内都会变得幸福。

    可是,承宇哥不是那样的,而是像一棵树一样,只站在一个地方。所谓生活,不是随着时代潮流、随着感情变化轻率地移动和转动,而是在自己的心扎下根去的地方守候着生活。

    通过生活我看到了这样的承宇哥,对此,我真的感到很高兴,充满感激之情。真的,通过承宇哥坚守的位置,我也重新发现了我的心、身体和热情能够坚守的位置,承宇哥现在可以说是我的美好人生的老师了。

    其实……我似乎能跟承宇哥淡淡地握手告别,但……我却没有自信面对姝美,因此,就像现在这样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去。现在我很思念姝美,以后也是一样的,对承宇哥也是一样,会做很多有你们的梦。但是,我通过承宇哥知道了,伤口应当用更大的伤口来治愈,悲伤应当用更大的悲伤来消除,而爱,

    应当用更大的爱来拥抱,这样生活才能平和,世界才会温暖。

    承宇哥……

    我希望承宇哥什么时候来看看我,非常希望你突然出现在南国的阳光下朝我伸出手,但是,我绝对不会因此就把自己的生命变成等待的。我对承宇哥的爱情至死不渝,但我绝对不会寻求你的同情,或者把每一天变成等待你的爱的愚蠢的岁月。

    我也希望我的生命像一棵巨大的树一样深深扎下根去,这样,在很久很久以后,万一承宇哥来找我,说爱我,说要跟我一起生活,我就能大声地回答说:“不,我虽然依然爱着承宇哥,但我现在跟更大的爱情生活在一起。对不起,承宇哥!承宇哥虽然是极其重要的,但现在我遇到的人们更加重要!”在扎下根的同时,我也想获得伸向天空的美丽的高度。

    这是我的梦想。

    我想变得像你那样坚强而勇敢。每当我想起承宇哥的时候,就会获得成就这个梦想的动力和力量。

    现在……我得赶快结束了,快递员恐怕已经来了,我坐的飞机5点半起飞,也得快点去机场了。那个人已经使劲摁了两次门铃了,我更慌了。“请等一会儿!”我已经喊了两次了,看来快递员果然很讨厌等待啊。

    哥!……祝你永远健康!把姝美养得漂漂亮亮的,健健康康的!我会一直为承宇哥和姝美祈祷的,如果生活允许,希望我们能以更美丽、更成熟的面貌再见!

    承宇哥!……再见!

    离开我的祖国——承宇哥的胸前

    英恩

    起飞……时间是5点半?

    承宇急忙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刚过5点半。

    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出了图书馆,抬头看到电梯全部停在一层一动不动的标示灯,便马上跑进了安全通道,沿着台阶转啊转啊,一直跑到顶楼,推开MBC大厦屋顶的大门跑了出去。

    大厦是高层建筑,在笼罩一切的汹涌夜色中,巨大的汉城的夜景在四周闪烁。

    承宇为了站得更高,一直爬到大厦顶上的直升机停机坪,重新看了一眼手表之后转过身子,面向着仁川国际机场方向,晚上机场起飞和着陆的飞机上闪烁的灯在大厦屋顶上能看得到。

    5点37分,闪烁着红色尾灯的一架飞机从仁川国际机场方向缓缓升到了西边的夜空中。

    他凭直觉认为就是那架飞机在向着菲律宾马尼拉机场出发,在那架飞机里面,英恩正透过舷窗俯视着像光的葡萄串一样、像散落的宝石一样发光的汉城的夜景。

    “英——恩——”

    他用最大的声音呼唤着英恩。

    机尾上闪烁的红色警示灯好像红色星星大小的萤火虫一样慢慢朝着西海上空越来越模糊了。飞机好像划过了他的心,他胸口痛得厉害。这么……这么突然,没有任何暗示,突然消失似的离开了!

    朝着那遥远的靠近赤道的岛国!

    一想到英恩重新回到异国他乡,将在那里永远生活下去,承宇心里就像是塌了半边一样。

    怎么办呢?正在空中飞着的,正在消失的。

    承宇带着失魂落魄的表情,含着眼泪,用菲律宾语向着西海上空自言自语:

    “回来!回来啊!你去哪儿啊?又没有人跟你同行,没有同行……别忘了……我……对你……满怀感激……喜欢你!”

    西海夜空中,飞机的警示灯好像灭了一样消失了。

    英恩走了,英恩从眼前消失了。

    自己也没有特别对她好,这段时间光让她替姝美操心了,因为爱着自己这个差劲的男人而再次受到伤害,离开韩国的土地飘浮在万米的高空,一想到这些,承宇的心里就刮起冷冷的风,悲哀得想随风飘走。

    英恩比朋友郑在国,比许静岚前辈都早地离开了自己,回到了从前生活的地方去了。

    英恩生日的第二天,也就是去年12月16日薄暮时分,英恩给承宇打了个电话。

    “哥!昨晚睡得好吗?”

    她的声音很明朗。

    但是,在深深的一个吻之后,英恩只能难过地看着承宇抱起熟睡的姝美,打开公寓的门,像一阵烟雾一样消失了,就像光明消失在黑暗中一样。那天晚上,英恩一点儿也没睡,因为刚才还充满着自己的空间的承宇哥和姝美的笑声和动作、那种活生生的和睦和幸福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走后留下的空白,这使英恩感受到了巨大的失落和悲哀。

    现在,英恩藏起自己整夜失眠的疲劳,却用温暖多情的声音询问承字的情况。

    “嗯……你呢?”

    “当然我也睡得很好啊。姝美呢?对了,瞧我这记性!现在承宇哥在公司是不是?”

    “是啊,但刚才我跟隔壁通了电话,说姝美正在跟震哲一起玩拼图游戏呢。”

    “是这样啊。今天下班回来一看,还有好多蛋糕呢,昨天承宇哥带回去给姝美吃就好了。”

    “我再买一个不就得了,放到冰箱里,你留着吃吧。”

    “呵呵,知道了。我打电话就是想听听承宇哥的声音。哥你工作吧,我挂了……”

    “英恩!”

    “嗯?”

    “……没关系吧?”

    “什么?啊……承宇哥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走掉的事?”

    “是……是啊。”

    “没关系啊,哼!承宇哥这样对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其实昨天晚上我一直感觉特别幸福来着。”

    “……”

    “跟承宇哥深深的一吻,那是我从小女孩的时候就拥有的一个梦啊!因为梦想实现了,就好像二十几岁一样,心里不知道有多激动,心情不知道多好呢!”

    “对不起……”

    “干吗跟个傻瓜似的?承宇哥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啊,我,真的没关系,哥你现在的心情真的有些过分了。”

    “是吗?那就好……”

    “10里都走不出去的人还一直担心脚发病啊?”

    “哈哈,原来是这样的啊。”

    “不会有那种事情的,所以不用担心,绝对不能让承宇哥的脚发病啊。要是真的不行的话,哪怕我先跑出10里去,叫我的脚发病,行不行?”

    “还可以这样解决问题啊!哈哈……”

    “别担心了,工作吧,承宇哥,你说酱汤好吃,是不是?今天不行,明天你下班的时候,我一定刚好把酱汤熬好了放在餐桌上。”

    “不用了,没必要啊,我经常吃完夜宵才回去啊。”

    “那就第二天把我熬好的热一热吃就行了。另外,以后你就把我当成田螺姑娘吧!不明白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明天我光把饭桌摆好,人不会在场的,我有别的事,要忙到很晚。好了,挂了吧!私人电话打这么长时间,要是承宇哥被开除了可不行啊!”

    电话就这样挂了。

    此后直到英恩突然寄来说要离开的信之前,对承宇来说,英恩的行动真的像田螺姑娘一样。她在302留下的痕迹比以前更多了,满屋子都是,但要见她一面却真的很难。每天承宇回家的时候,饭桌都摆得整整齐齐,碗也洗好了,地也擦过了;阳台的晾衣架上晾着抻得平平整整的洗好的衣服,衬衫熨得没有一丝褶皱地挂在衣柜里;袜子和内衣整整齐齐地摆在衣柜的抽屉里,浴室里放毛巾的地方总是堆着叠得漂漂亮亮的干毛巾。

    那样做了之后,却……其实……其实正是因为要这样离开而做的那些事吧?

    面朝着英恩离去的西方,承宇抓着大厦屋顶的铁栏杆,头低得几乎要埋在胸前了。

    承宇用颤抖的手抽出一支烟来,打火机一亮之间,可以看到他的眼角湿润了。

    风猛烈而寒冷,但心里好像凝固了一样堵得慌,承宇仰起头看着辽阔的夜空。

    猎户星座像守护神一样不变地挂在那里。

    某个瞬间,带着光的风撩起了他的前襟,这是从四角形的四颗星星里面生活着三颗星星的猎户星座吹来的吗?风似乎在抚摸着他的脸,很清凉的感觉,因为风里的光,似乎能感觉到亮亮的银色。

    承宇向着天空抬起了泪水纵横的脸。

    “是你……吗?美姝……是你吗?”

    “是啊,是我。”

    “嗯,果然是你啊……”

    “可是,你这个傻瓜……到底为什么这样?为什么放英恩走了?比起我来……比起我来,英恩恐怕更适合承宇你一百倍。”

    “没有办法……”

    “为什么?什么?”

    “只要我还活着,我生命的根就永远无法挪动,永远在美姝你那儿啊……我身体固守的心灵也是美姝你,我也……没有办法。”

    风凉飕飕地抚摸着他的头发,沉默充斥着整个空间。但风又重新吹起来了。

    “就像承宇你所说的……我只是心灵而已。你不也知道吗,我能为承宇,为姝美做的实质性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啊,我不能做,也做不了。一个人活着……就像树一样需要给身体浇水……心里才能发芽开花,这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说实话,因为你这么不开窍,我真是郁闷得要死了。”

    “是啊……我是有点儿那个,可是,除了我以外,也还有很多独自抚养女儿的单亲爸爸啊,虽然深爱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依然独自守候着所爱的活下去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啊!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那也是……不要这样,不用这样也可以,越是这样,承宇你的身体就越难过。虽然我能用我的心安抚承宇心灵的一部分,但对于被疲倦和孤独所困的你的身体,我是毫无办法的,惟有绝望。承宇你活着的身体也希望能拥抱一个温暖柔软的肉体,而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不能让你舒服地睡去,因为我……不能给你温暖的身体的爱啊!”

    “承宇!我所说的不只是身体的欲望,而是那欲望中包含的爱和生活啊!人这种存在,就像白天和黑夜一样,从身体上得到一半安慰,从心灵上又得到另一半,这样才能达到平衡啊!我担心承宇你因为我而过着失去半边的生活,而且永远坚守这种半边的生活,因此我常常焦虑不安。”

    “美姝……”

    “嗯?”

    “或许什么时候我会成为你所说的那样的人也未可知,但是……不是现在,最近我……经常有这种想法。我……有一个身体、一颗心、一个爱情、一个灵魂……带着这些东西,我只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一次吧?而且,等我的生命结束时,我的身体就要交付泥土了吧?”

    “是的……”

    “是啊,可是假设我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时候又爱上了你之外的另外一个人,那么就有可能在姝美以外又生孩子吧,我跟那个人一起生活,慢慢就会产生感情,产生爱情。”

    “那样的话,到一定时候,我,还有跟我相关的那个人都会像你一样死掉吧,到那个时候……我怎么办呢?爱情也是一个,心也是一颗,灵魂也只有一个,我在美姝你和那个人之间怎么选择呢?”

    “哦……”

    “当然如果爱情已经被分成了两半,那么无论我承受多大的痛苦,死后也要把它分成两半分给两个人吧,心和灵魂也是一样,要分成两半分给你们。但是,你也知道吧?心、爱情和灵魂是三位——体啊,它们都是一个东西,只是称呼不同而已,不是人的力量所能分开的东西。”

    “人们如果有好多的爱情,为什么会陷入深切的痛苦中呢?把心分成一块一块之后,为什么生活在深深痛苦的世界里呢?人们以为爱情或心是能够分给好几个人的,这只是一种错觉,不是这样的。如果随处散播爱情,甚至生活放荡,最终心灵和灵魂将被撕扯成一条一条,悲惨地死去,这些痛苦都将由当事人来承担。你问为什么?就像是生命只有一次一样,心和爱情也只有一个,这是一条绝对真理,正因为人们是那么傲慢和贪心,以为凭借一颗心和一个灵魂可以拥有多次爱情,因此,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人们都要忍受地狱的痛苦。不是吗?”

    “承宇你是因为害怕才不敢去爱我之外的人吗?”

    “不是,是因为觉得对不起对方。我对你的爱超越了死亡,付出了太多,现在即使想给别人也没有了。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还为了这样那样的生活便利而跟别的人建立婚姻关系,那就是我的贪心和贪欲了。我相信,如果是真的爱情,就是死去之后也能把自己的心、灵魂和爱情交付给她。”

    “但是……我的信念是这样的,我不能为了自己用微不足道的生命跟永恒相比,不能为了自己身体的安慰和快乐就让那个人在死后忍受孤独和悲哀。我已经属于你了,美姝。对英恩也好,对许前辈也好,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们真的是应该得到最珍贵的东西的善良的好人,可是,我不能给她们任何东西,这是横在我跟她们之间的障碍和绝望。”

    “原来,这……是你的理由啊!”

    “是啊。”

    “我的心、灵魂和爱情真的如同一体般疼痛。”

    “美姝呀……”

    “嗯?”

    “什么时候……我的身体真的太累了,身体孤独得无法忍受的时候,也许会对你提出过分的要求。”

    “嗯?”

    “我死去以后……即使不能给你任何东西,即使不能把我的爱放在你的心和灵魂边上,也请你理解我……一定要理解我,原谅我,或许我会对你苦苦哀求。”

    “好……好……”

    “但是,你尽管安心。不管我是活着还是死去了,只要天上的猎户星座没有落下来,只要猎户星座没有失去光彩消失在黑暗中,我就不会轻易那么做。你问为什么?因为我爱你,一想到在那么空荡荡的星星家里,你的灵魂永远独自生活在那里,我的心就碎了。”

    “谢谢……真的很感谢……可是,承宇!你也应当知道,我能忍受,只要你能温暖地、幸福地度过余下的生命,即使要我过着永远的孤独生活也没关系,我可以用抹布把猎户星座擦得干干净净,把窗户擦得像透明一样,一个人像女神一样微笑着活下去!因为……我了解承宇你的心思,非常非常了解,理解你……欣然为你祝福。”

    “谢谢!”

    “我真的是神之后的有福之人啊,在我死去之后,承宇还是像我活着一样不变地爱我……太感谢了。”

    “呵呵,这么看来,不是简单的事情啊,因为我知道,活着的时候,必须有你,我才能活下去,同样,我死了之后,也必须有你,才能跟你永远在一起分享爱情、共同生活下去啊!”

    “……承宇!”

    “嗯?”

    “我告诉你一个最大的秘密好不好?”

    “嗯?”

    “承宇你似乎已经觉察了,所以我就告诉你吧:人死了以后会变成星星!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星星这么多,多得数不清了吧?星星是灵魂生活的家,我的话是说……灵魂的确存在。”

    “哈哈,这不是秘密了,你已经在我面前出现了很多次了吧?而且,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太多人知道这一点了,只是因为无法超越生死的界限而无法证明而已。人的灵魂生活的星星不用说肯定不是像太阳系这么近的卫星了。”

    “哎呀……连这你也知道!”

    “呵呵……”

    “承宇你今天在很多方面都让我很感动,我给你两件礼物吧。”

    “能给的话就给吧,哪怕不是两件,而是20件。你已经让我渴望了很久,期待了很久了。”

    “好……”

    风停了。风好像融进一片宁静、一片黑暗之中了。

    “哦?可是,美姝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我还没有拿到任何东西啊?美姝,美姝!哎呀,瞧吧!有了翅膀,眨眼的工夫说走就走了,美姝呀!你,在天上怎么能说谎话呢?这样会被赶出来的!有什么要给我的快拿来!”

    但是,承宇再也感觉不到美姝的任何痕迹了,他站在大厦屋顶的直升机场抬头看着天空,所有的星星好像突然关上了灯,只有黑暗的旗帜在风中飞舞。不知是不是空气突然变得混浊了,美姝所在的猎户星座也看不见了。

    难道有人为了放烟火,故意把天空弄得这么黑暗吗?美姝在高高的天空上早就看见了什么庆祝活动的场面了吧?

    承宇站在那里,转着身观察着夜空。

    突然手机响了。

    “爸爸!”

    承宇吃了一惊,是姝美!妹美打电话给自己,还是第一次呢!

    “嗯?是姝……姝美呀!怎……怎么了?啊哈,爸爸吓了一跳,我们姝美第一次给爸爸打电话啊!”

    “我有话要跟爸爸说。”

    “嗯?什么?”

    “听说我妈妈的名字是美姝,李美姝!”

    “对,对啊。爸爸不是告诉你好几次了嘛,我每次这么说的时候,你这孩子连眼睛也不眨咽,怎么了?谁说的?”

    “震哲……妈妈。”

    “对了,妈妈的名字就是李美姝,爸爸的名字是金承宇。”

    “可是……嗯,我的名字里面有妈妈啊,姝美!美姝!这样的,对吗?”

    “对啊!”

    承宇突然觉得鼻子发酸。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为什么?”

    “听说我妈妈是长翅膀的天使啊,这样就能在天上照看着我,爸爸在地上抚养我,对吗?”

    “是啊是啊,对了,没错!”

    “嘻!还有呢。”

    “什么?”

    “据说我的身体里面有爸爸和妈妈,我的心里也有爸爸和妈妈,对吗?”

    “是啊,这也对。”

    “有点奇怪啊?”

    “什么?”

    “光是爸爸就太大了,怎么能装进我的心里去呢?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怕是被塞得满满的,动也不能动了……”

    “这……”

    “啊,知道了!”

    “嗯?”

    “就像是庞大的巨人钻进魔灯里去一样,是不是?”

    “对了对了,姝美怎么连这些也都想到了呢,真是太聪明了!爸爸好吃惊啊。”

    “嘻……震哲……妈妈在旁边告诉我的。”

    “哈哈,是吗?”

    “爸爸,再见!”

    “好吧,好好玩!”

    听筒里传来旁边有人说话的声音,电话挂断了。承宇使劲仰着上身,仰到脖子都疼了,他看着辽阔的夜空。星星消失了,黑蒙蒙一片的天空中开始落下白色的雪花,第一场雪,承宇仰起下巴,用整张脸接着慢慢变大的白色雪花。

    美姝呀,你给我的两件礼物就是这两件啊,让我知道姝美已经飞快地长大了,让我相信虽然没有妈妈,姝美也能快乐、明朗地长大,这是你的第一件礼物,而这场像柳絮飘落一样美好的初雪就是第二件礼物啊!

    把你的心和你的灵魂交给我的心和我的灵魂……

    独自一个人站在汝矣岛MBC大厦屋顶上的承宇把手放在嘴边,仰着上身,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喊叫起来:

    “美姝呀,谢谢你的礼物!”

    好像天使翅膀上的羽毛一样温暖的白色雪花不停地落下来,似乎要覆盖整个世界。

    “美姝呀!听见了吗?别担心我和姝美,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呀,更担心独自一个人的你!美姝呀,你听懂了吗?在我去那里跟你团聚之前,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痛苦,也不要哭泣!”

    一字一顿清楚地拼命喊叫着的承宇脸上湿润了,开始散发出光芒,白色的雪花飘进他的眼睛里,像光一样融化了,流动着。

    “谢谢你的礼物!我更喜欢第一件礼物,你作为礼物留给我的姝美。太感谢了!我会好好抚养她的!漂亮、善良!你不要担心!”

    白色的雪花倾泻下来,似乎要用白色填满黑色的夜空。承宇不知疲倦地把手放在嘴边朝着天空大喊了很长很长时间,突然无声地笑了。

    爱你,美姝!非常非常……爱你,爱得就像你所在的天空那么高!用我土地的深沉爱着你高远的天空!美姝,爱你!……

    我将永远爱你

    如果我留下,

    就会绊住你……

为您推荐